分享到:

瘋狂熔噴布:半年不到價格翻40倍 如何成“印鈔機”

瘋狂熔噴布:半年不到價格翻40倍 如何成“印鈔機”

2020年04月17日 02:10 來源:第一財經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99級熔噴布49萬元/噸,有人在賣,你需要嗎?”

  “熔噴布99級,今天總共100噸,還余40噸額度,價格56.6萬元/噸,提貨地點在倉庫,見貨打款。”

  “我生產的熔噴布沒有貨了,但朋友有貨,69萬元/噸,你要多少?驗貨打款提貨。沒有發票,不用簽合同。”

  ……

  在新冠肺炎疫情波及全球時,突然引發了口罩需求量的爆發性增長,同時,作為防護口罩最關鍵、最核心的原材料——熔噴布,這一原本偏門材料,竟像口罩一樣成為一個熱詞,這不僅因為它是口罩的“心臟”,還因為它的緊缺和爆炒,成為一些人的“淘金工具”,衍生出許多致富神話。

  “原本我們是有固定原料供應商的,可是疫情之后,貨源就斷了,想拿貨只能從市場上找。這是一個海量的市場,人人都有貨,就是貨的價格漲到了69萬元/噸,原來一噸只有1.6萬。”一位四川口罩生產企業的負責人苦惱地向第一財經表示。

  從一噸1.6萬元,不到半年被熱炒到一噸最高69萬元的價格,翻了40倍,這個之前被人忽略的化工原材料中的“灰姑娘”,是如何成為很多人飛蛾撲火追逐的“金鳳凰”的?熔噴布的產能能否跟上口罩的需求量?它的正常銷售渠道是如何被截斷的?迷路的熔噴布,能否找到自己應該歸屬的口罩生產線上?帶著這些問題,第一財經進行了調查。

  沒有熔噴布口罩停產

  “很多生產口罩的機器停產了,原材料斷了,買不到熔噴布,滿足不了需求。你能買到熔噴布嗎?”一位北京口罩生產企業的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表示。

  “你能買到熔噴布嗎?”成為當下口罩生產領域一個最常見的話題,這個有關熔噴布的話題卡住了很多口罩生產企業的脖子。

  原本就趨于“一罩難求”的中國,隨著全球疫情的加劇,口罩的需求量有增無減。再隨著中國復工復產的推進,口罩的日需求量也在繼續快速增長。

  2019年11月公布的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數據顯示,2018年末,全國法人單位和個體經營戶合計從業人員為5.33億人,其中第二產業2億人,第三產業3.3億人。若全面復產,按每人每天一只口罩計算,至少每天需要5.3億只口罩;其他非勞動力,雖然不頻繁出門,保守按每周用一只的口罩需求量計算,每天也需要1.2億只。所以,14億人的口罩日需求量遠大于5.3億。

  除了國內剛性需求,還有國際的緊急需求。

  在4月5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上,商務部外貿司一級巡視員江帆介紹,截至4月4日,已經有54個國家(地區)以及3個國際組織和中國企業簽署了醫療物資商業采購合同,另外還有74個國家和10個國際組織正在與中國企業開展商業采購洽談。

  根據海關統計,從3月1日到4月4日,全國共驗放出口主要疫情防控物資價值102億元,其中口罩約38.6億只,價值77.2億元。

  雖然需求量如此大和迫切,但中國口罩生產廠家卻在躑躅前行。

  “熔噴布的量可能并不少,但是我們買不到,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停產。我們原本一天需要2噸的熔噴布,現在供應只有300公斤,這兩天只能搞到200公斤。這讓我們怎么生產?所以只能停止一部分機器的運轉。” 一位四川的口罩生產廠家負責人表示。

  熔噴布的緊缺,主要來自口罩生產廠家的突然增加。

  天眼查數據顯示,我國目前口罩和呼吸防護相關企業超8.5萬家,2020年2月1日~4月13日新增超3.1萬家,與去年同期比較,增速高達2013.54%。其中經營范圍含“進出口”的企業有3.3萬多家,占企業總數的38.51%。

  除了新增之外,很多企業還轉產生產口罩。比如丹陽市針織服裝有限公司,是一家1981年就成立的企業,主要以服裝生產為主,居然在2020年4月10日變更了經營范圍,加上了口罩生產。

  啟信寶數據顯示,這次經營范圍變更,是這家成立了近40年的企業歷史上第二次發生經營范圍變更,這次變更距離上次將近5年時間。

  一場疫情,讓這樣一家經營業務如此穩定的企業也開始轉產,但面對熔噴布的緊缺,也很難有作為。企業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因為缺原材料,現在公司每天只能生產4萬只口罩。

  從醫用口罩生產企業數量以及產能上來看,中國口罩供貨數量不存在問題,可恰恰存在問題的是,它們沒有原料生產。

  “我們接的是一個國際用于醫護人員防護的口罩訂單,目前看有些國際訂單可能要退款了。”上述四川口罩生產企業負責人無奈地表示。

  于他而言,退款不僅僅是違約賠償,作為長期生產醫用防護用品的企業,堅持質量也是其本色,“市場上到處都是賣熔噴布的,很多假貨在里面,我們不敢買,這是醫療防護用品,來不得半點差池。”

  上海騰瑞制藥有限公司執行總裁倪鴻海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他每天都會收到各種熔噴布的售賣信息,但很多都不合格,有些甚至說來源是進口渠道,但拿到樣品到設備一檢測,就發現不達標,這種原材料不敢使用,因為無法達到細菌過濾性能和顆粒過濾性能,這種材料制造的口罩,形同虛設。

  對很多正規口罩生產廠家來說,熔噴布的緊缺是一個殘酷的現實;但對很多不正規或小作坊口罩生產廠家來說,因為買不到正規的熔噴布,只能冒險走偏門,而這又衍生出一個巨大的山寨熔噴布炒作市場。

  無可奈何的“熔噴布之鄉”

  揚中市,是江蘇鎮江下面的一個縣級市,這里四面環江,因地處揚子江中而得名,總人口不過三十來萬。這個孕育了千年的小島,本來是以河豚魚和工程電氣而聞名,但最近因為熔噴布市場的火爆,誰也沒有想到,這里莫名其妙地成為了全國最火熱的“熔噴布之鄉”。

  口罩需求量的暴增,推動熔噴布價格節節攀高。從2萬左右漲到40多萬,甚至60多萬一噸的熔噴布,不僅價格高昂,而且有錢難買。以供銷員經濟聞名、素來嗅覺敏銳的揚中商人,很快捕捉到了熔噴布的商機。

  一位當地政府部門人士對第一財經表示,揚中原來其實沒有什么熔噴布生產廠家,正規的、列入工信部保供名單的也就兩三家左右,但數據顯示,截至4月10日,揚中登記注冊的涉及熔噴布生產、銷售的企業已達800多戶。

  當地負責市場監管的人士向媒體介紹,目前登記在冊的這800余家企業,幾乎是在疫情發生后新注冊或變更轉產經營的。受制于生產設備沒到位,其中至少有一半企業還沒有開始實際生產。

  對于各方競相投身熔噴布生產的“熱鬧”景象,揚中當地媒體是這樣描述的:“農民拋下‘慢熱’的農事,工人放棄穩定的工作,企業丟掉立身之本,不計后果、不留后路,小作坊一哄而上,紛紛投身淘金的熱潮。”

  揚中人為何突然之間迷上了熔噴布?背后是各種暴富的神話,一位揚中網友說:整個揚中都瘋了,做熔噴布簡直就是印鈔機。很多人成為億萬富翁、百萬富翁都是很短暫的事。

  暴利誘惑,就有人鋌而走險,一些熔噴布的山寨生產線和無照小作坊也紛紛興起。

  上述揚中政府部門人士對第一財經表示,這個事情對揚中形象造成了傷害,當然,問題很復雜,主要是中間商來揚中高價收購,導致企業盲目轉產以及部分群眾跟風投資,可以預判,會影響正常的生產和生活秩序。所以當地市委市政府在3月初期就下決心鐵腕整治,規范生產經營,整治行業亂象。

  在4月14日召開的熔噴布行業規范整治推進會上,揚中市委書記殷敏明確指出,產業發展沒有這么容易,也絕非現在這種一哄而上、山寨低門檻的生產、組織方式,對此現象一定要高度警醒。

  據上述政府部門人士透露,截至4月15日,揚中800多家所有涉及熔噴布生產的企業已全部停工停產;設置檢查卡口,所有產品不允許流出揚中;揚中相關職能部門正在抓緊會同上級主管部門制定產品標準和安全生產標準。

  誰劫了熔噴布

  揚中只是這次熔噴布炒作的一個縮影,其實,除了揚中之外,浙江、安徽、廣東、河南等地,也存在很多山寨生產線。一些口罩生產企業反映,他們每天收到很多熔噴布兜售信息,但都不是從正規渠道而來,一方面是野路子盛行,一方面是正規渠道買不到,是誰劫了熔噴布的路?

  不得不說,熔噴布有足以卡住口罩這個行業脖子的理由。熔噴布由一種叫做高熔指纖維的聚丙烯材料制成,它是一種超細靜電纖維布,能夠有效利用靜電吸附病毒粉塵、飛沫,這也是口罩能過濾病毒的重要原因。正是因為這個,口罩缺少了熔噴布,猶如一個人缺少了心臟。

  在口罩的生產鏈條上,從聚丙烯-熔噴料-熔噴布到口罩,上游化工原料聚丙烯和熔噴料國內產能均處于過剩狀態,價格也一直保持穩定。我國熔噴布產業相對小眾,每年用于口罩生產的熔噴布大概1萬噸,大企業每天產量也就是10噸左右。正常情況下,市場需求較為平穩,但因為新冠病毒,熔噴布坐不住了。

  “現在口罩生產企業,每天都在為熔噴布糟心。正規渠道買不到,即便買到也很少,甚至需要等一個月才有貨。但是市場上到處都是賣熔噴布的,不怕價格貴,怕的是質量不過關,很多假冒偽劣的熔噴布成為了主流,所以現在寧可停產,違約,也不敢隨便買熔噴布。”上述北京口罩生產企業負責人表示。

  熔噴布的“一布難求”,也是正規生產廠家的共識。

  “沒有熔噴布的貨。我們負責熔噴布的生產,不負責銷售。銷售環節有銷售商業公司負責。”一位燕山石化的工作人員表示。

  “我們現在沒有貨。貨要等到1個月之后了。”常德熔噴布生產企業。

  第一財經從熔噴布生產企業所獲得的答復幾乎千篇一律:沒貨。

  可是,中國真的沒有熔噴布的生產能力嗎?

  3月27日,據新華社消息,中國石化、國機集團等企業轉產增產,熔噴布產量快速提升。截至3月27日,中央企業熔噴布日供應量已達到42.5噸,已累計生產供應超過1000噸熔噴布,可供生產10億只口罩。

  中國石化、中國石油新建20條生產線于4月份陸續達產,央企熔噴布日產能預計將超70噸。

  根據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的信息,預計3月底、4月初,國內熔噴布日產能將達200噸左右,可以滿足約2億只平面口罩或6000萬只醫用防護口罩所需,總量可滿足最低需求。

  事實上,過去的熔噴布基本處于被遺忘的角落。據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統計,2018年,國內熔噴非織造布的產量為5.35萬噸/年,日產為146.6噸。這些熔噴布不僅用于口罩,還用于環境保護材料、服裝材料、電池隔膜材料、擦拭材料等。

  第一財經調查發現,一直都在傳統軌道運行的熔噴布,在新冠病毒來襲時卻脫軌了。

  “熔噴布的量有一部分被調配,另外一部分就被中間商拿走了,甚至于個人,層層加價,導致終端的價格暴漲到60多萬。實際上,現在從生產企業拿貨的價格也高到了30多萬一噸,比過去的價格漲幅也很高。”一位江蘇熔噴布的生產企業負責人表示。

  打不死的小強

  熔噴布奇貨可居的現象早就被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注意并著手整頓,但似乎并沒有遏制住,價格反而更高漲。

  在3月12日舉行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上,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一級巡視員陳志江表示,隨著口罩產能不斷增加,熔噴布產量沒有及時跟上,造成一定供需矛盾。一些不法經營者借機哄抬價格、擾亂市場價格秩序。針對熔噴布市場價格異常波動,市場監管部門堅決查處哄抬價格的“市場黑手”,斬斷擾亂市場價格秩序的利益鏈條。

  陳志江介紹,市場監管總局主要做了三方面工作。一是部署專項調查。為做到支持生產和加強監管“兩手抓”“兩不誤”,采取突出重點、解剖麻雀的方式加強市場調查工作。

  3月5日印發的《關于開展熔噴布價格專項調查的緊急通知》要求,江蘇、浙江、河南、山東、廣東等8省份對熔噴布生產企業開展專項調查,集中力量優先辦理熔噴布價格投訴舉報,對涉嫌違法的堅決依法查處。

  “熔噴布是口罩的最核心材料,沒有熔噴布口罩生產線只能停產。然而國內能夠生產熔噴布的大型廠家并不多,行業整體呈現小而散的局面。由于新建一個熔噴無紡布生產線正常生產周期需要6個月的時間,所以短時間內新建不能及時滿足需求,而突如其來的疫情,使熔噴布貨源緊缺,國內價格急速暴漲。熔噴布市場供需的嚴重失衡,使個別企業惡意抬價,借此賺取快錢牟取暴利。”一位市場監管工作人員表示。

  為了打擊這種奇貨可居現象,3月6日,市場監管總局聯合公安部派出檢查組赴有關地方對擾亂熔噴布市場價格秩序的違法行為開展檢查。目前已公開曝光廣東省5起、江蘇省2起共計7起哄抬熔噴布價格的典型案件。

  各省也出臺了打壓措施。4月2日,廣東省熔噴布生產企業集體承諾:不投機漲價、不發“疫情財”、不轉手倒賣;3月25日,浙江省市場監管局會同省公安廳在杭州召開全省熔噴布生產企業價格行為告誡會;3月12日,江蘇省召開熔噴布生產企業約談會,提出加強價格行為規范四點要求。

  作者:馬曉華 ▪ 楊小剛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