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排隊超一年、中簽率不足3%,打個宮頸癌疫苗有多難?

排隊超一年、中簽率不足3%,打個宮頸癌疫苗有多難?

2020年10月20日 12:27 來源:中新經緯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經緯客戶端10月20日電 (林琬斯)2019年年底,剛滿25歲的楊楓搭上了九價HPV宮頸癌疫苗的末班車。不過,在打完前兩針后,眼下她卻面臨一個難題,第三針久久約不到,在即將超齡的情況下,她是該繼續等九價疫苗還是轉投四價或二價疫苗呢?

  中新經緯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多地HPV疫苗出現供應緊缺的現象,和楊楓一樣面臨這個難題的人不在少數。

  九價疫苗包裝盒。受訪者供圖

  “九價約不到,四價也要等一年以上”

  家住山西太原的楊楓回憶稱,在預約九價HPV疫苗時,社區醫生表示,一次預約交三針的費用,醫院將會為她保留三針疫苗。

  據了解,九價HPV疫苗分別要在0、2、6月分別注射一劑。2020年3月,楊楓完成了第二針九價疫苗的接種,當楊楓預約第三針時,社區醫生卻告訴她,現在缺苗,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約上。

  楊楓所在社區醫院的工作人員介紹,近期預約接種九價HPV疫苗的人特別多,有的打了第一針,有的打了前兩針,為了保證接種人群在一年內接種3針,社區醫院將原本7月接種第三針的楊楓安排到了10月,但10月份楊楓能否順利接種,目前工作人員也不敢打包票。

  由于九價疫苗只適用于16-26歲的女性,加上疫苗短缺,楊楓最后一針很容易就超齡。想打九價疫苗沒苗,想換四價還得等一年,楊楓進退維谷。

  今年26歲的涂卉去年3月開始預約九價HPV疫苗,“當時社區醫院工作人員告訴我至少得等1年才能預約上,但我已經等不了那么久,就決定打四價HPV疫苗。”

  然而,更換四價HPV疫苗也沒能讓涂卉搭上“快車”,北京多家社區醫院的工作人員告訴涂卉至少得等18個月才能預約上。“約不上九價,現在連四價也打不上”,涂卉感嘆。

  10月13日,向藍從天津來到北京,她表示,原本想預約接種四價HPV疫苗,但天津市二級醫院工作人員告訴她,四價HPV疫苗的預約目前已經預約了5000多人,“今年沒戲,得等明年”。

  天津某私立醫院的醫生告訴她,該院四價HPV疫苗現在也斷貨了,不過北京分院有二價疫苗,到了就能打上。“但約不上四價苗,心里還是覺得不踏實。”向藍表示。

  公開報道顯示,北京、上海、深圳等多地均出現了疫苗緊缺的情況。中新經緯記者統計,2020年6月至9月,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九價HPV疫苗批簽發量共242.76萬支。按照每人三針的接種程序,疫苗供應離滿足實際需求還有巨大缺口。

  深圳等地甚至采取了“搖號”的方式來決定誰可以接種。據第一財經報道,深圳市疾控中心免疫規劃所工作人員透露,8月這一期九價HPV疫苗搖號申請者共有222951個,中簽的名額為5761個名額,此次搖號的中簽率僅為2.58%。有網友戲稱搖中HPV九價疫苗,與搖中車牌、搖中房號同屬“人生三幸”。

  中介代理加價兜售 三針九價近7000元

  HPV疫苗的緊缺也催生了“疫苗黃牛”,他們在醫院與消費者對接,從中賺取中介費。一些中介機構通過微博、電商平臺傳遞著代約信息。

  某電商平臺上一家九價HPV疫苗接種平臺的客服向楊楓介紹,預約者線上下單后,可到所在城市的指定醫院接種,三針的價格接近7000元,預計1至2個月可以接種,但目前只是預售,有不到貨的風險。楊楓咨詢的第三針單針也近2000元,但楊楓所在的地區仍然缺苗。

  對比社區醫院一針1300元左右,三針3900元左右的價格,電商平臺三針7000元的價格高了近一倍。

  走投無路的楊楓輾轉找到一位代約九價疫苗的黃牛,黃牛表示,自己的苗來自社區醫院,可約第三針,但有城市限制,費用2500元左右。“現在付款,11月就能打上。這是內部渠道才能拿到的,你自己去問不會有。”

  北京鼎臣管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創始人史立臣向中新經緯記者表示,我國會對每批疫苗出廠上市或進口時進行強制性檢驗、審核,對進口與生產的疫苗數量也有一定限制,而后再按一定數量批給生產企業進行生產,分配到每個省市。在經歷了2018年“長生生物事件”后,疫苗批簽發量迅速下降,史立臣建議,盡量放開批簽發量,同時建立供需對話平臺,將各地需求匯總,針對市場需求調整批簽發數量,讓九價HPV疫苗自由流通,才能讓更多人受益。

  二價、四價替換九價,可行嗎?

  渤海證券研報顯示,HPV有100多種亞型,在眾多亞型中,HPV16和HPV18是最主要的高危型,約70%的宮頸癌是由這兩種亞型引起的,因此最初上市的二價HPV疫苗主要預防這兩種亞型。

  但針對二價疫苗的作用,原微醫-烏鎮互聯網醫院副院長曲曉良在接受中新經緯記者采訪時解釋,部分醫學證據表明,對于亞洲人群,宮頸癌易感病毒并不是以HPV16與HPV18型為主,二價疫苗對亞洲人群的預防覆蓋面并不如九價HPV疫苗覆蓋面廣。

  因此,曲曉良認為,九價疫苗搶食了大部分HPV疫苗市場,九價疫苗的性價比相較二價與四價疫苗更高,大家紛紛接種九價HPV疫苗。

  九價HPV疫苗與四價HPV疫苗、二價HPV疫苗之間是否可以互相替代,九價HPV疫苗說明書顯示,目前尚無臨床數據支持本品與其他HPV疫苗互換使用,如果使用3劑四價HPV疫苗接種后需要使用本品,至少間隔12個月才能開始接種本品,且接種劑次為3劑。

  九價疫苗接種卡。中新經緯 林琬斯 攝

  曲曉良在接受中新經緯記者采訪時指出,從國際角度上并無明確說明接種九價HPV疫苗后是否能夠接種二價或四價HPV疫苗。

  以乙肝疫苗為例,曲曉良指出,有些人的接種了乙肝疫苗,但抗體仍顯示陰性,那么醫生會考慮追加再接種一針乙肝疫苗,目的是通過疫苗對機體的刺激產生抗體反應。

  若交了三針的費用,但九價HPV疫苗后續二、三針無法及時接種,曲曉良建議申請退款。對于是否可以用二價HPV疫苗或者四價HPV疫苗替代未完成的第二、三針九價HPV疫苗?曲曉良表示,理論上兩種HPV疫苗從生物學的角度上是可以互相替代的,但是在工藝學上可能不一樣,所以是沒有明確結論的。“個人認為,若后續一針或兩針九價HPV疫苗無法按時接種,面臨超齡的風險,可以用二價疫苗替代。”曲曉良如是說道。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國內上市的四價和九價HPV疫苗均為默沙東研發生產,由智飛生物代理;二價HPV疫苗生產廠家除了葛蘭素史克,國內萬泰生物的二價HPV疫苗馨可寧于2020年1月上市,并在4月份首次獲得批簽發。萬泰生物也成為國內第一家,繼默沙東與葛蘭素史克后全球第三家HPV疫苗生產商。

  萬泰生物2020年半年報顯示,其在研的重點項目九價疫苗已完成第一、第二期臨床試驗現場工作,第三期臨床試驗目前正在籌備中,按計劃下半年實施。針對其籌備進展,中新經緯10月13日先后致電、致函萬泰生物,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但目前除了萬泰生物,國內其他廠商的HPV疫苗仍未獲批上市。2020年6月,天風證券研報顯示,沃森生物二價HPV疫苗正式進入注冊審評審評程序,有望明年年底獲批,成為國內第二家二價HPV疫苗上市品種。(中新經緯APP)

  (應采訪對象要求,楊楓、涂卉、向藍均為化名)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編輯:劉湃】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