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殺豬盤套路:土味情話、悲慘故事 高富帥都是鍵盤手

殺豬盤套路:土味情話、悲慘故事 高富帥都是鍵盤手

2020年10月30日 03:42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在被騙的兩個月里,玲玲一直感覺自己像在做夢一樣,她怎么也沒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原以為認識了一個不錯的男生,結果最后被騙了幾十萬。”玲玲遭遇的正是網絡上屢見不鮮的“殺豬盤”騙局。

  在相親網站偶然的一次聊天中,單身的你認識了一位成功人士,他剛剛離異,感情生活并不順利,卻是一個很有上進心的人。他總把學習、健康、人脈掛在嘴邊,并對你關愛有加。斷斷續續聊天一個多星期后,他在和你的一次談話中無意間透露出自己從事博彩行業,他告訴你,他是以投資的心態做博彩,并且勸你不要擅自進入這一行。

  然后有一天,他告訴你他對你“一開始只是一種好感,后來慢慢變成了喜歡,再后來變成了愛,現在則變成了一種習慣。”你對他也越來越信任,在一次他不經意間透露“投資”成功大賺10萬塊的時候,你也想分一杯羹。

  當你把資金投入他發來的網站的那個瞬間,鍵盤手漫長的“養豬”過程結束了,屠刀揮下的時候,你損失了所有的錢,殺豬盤團伙則與網站運營人按照八二分成你的資金。

  以上,就是一次殺豬盤詐騙的全過程。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通過調查黑產端殺豬盤團伙的話術、配套上下游相關黑產以及采訪專業反詐騙人士發現,從廣撒網到“精準引流”,殺豬盤經歷了近4年的發展,目前已經成為周期長、隱蔽性高、單筆詐騙金額最大的一種騙局。

  “據我了解,2019年殺豬盤的案情量、涉案金額比2018年時增長了八九倍,2020年則再創新高。”10月27日,騰訊反詐騙實驗室安全研究員張工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兩個月被騙幾十萬,“感覺自己像做夢一樣”

  “去年十月份在一個社交平臺認識了個還不錯的男生,誰知道最后被騙了幾十萬。”10月19日,網友玲玲發帖吐槽。

  “最開始我只是出于禮貌回復對方的私信,后來我們開始吐槽催婚壓力,有了共同話題,再后來交換了照片,并答應了對方加微信的請求。從朋友圈看,他就是高富帥一枚,有車有房,還有一家小公司,31歲,喜歡健身,沒什么不良嗜好,每年去幾次自駕游。”玲玲說,“后來,他說有空帶我賺錢,說那個項目是‘一個某某國際旗下的一個數字競猜’,他把賺錢的賬號截圖發給了我,上面的姓名與他告訴我的名字都吻合,后來我嘗試性充值了一萬元,很快賺了1320元。”

  賺到了錢的玲玲不再懷疑對方,便開始斷斷續續充值,甚至借錢充了幾十萬元,最終卻在提現時發現賬戶被凍結,此時,玲玲才發現,對方是騙子,自己遭遇了殺豬盤騙局。“我平時都是很謹慎的人。可是家人的病需要錢,我就變得貪心了。被騙的兩個月里,一直感覺自己像在做夢一樣。”

  “相比其他騙局,殺豬盤騙局的偽裝性比較強,在對方騙錢之前的那段時間,所有的行為都和一個正常的交友或者婚戀相親的人的行為非常相似,如果我們一個普通人在這個平臺上進行交友、聊天、談感情,就是這樣子表現的,只是在最后一刻把受害者引導到那個平臺去充錢的時候,才會顯示出他的獠牙,顯示出他惡的一面。”張工表示。

  張工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除了隱蔽性強外,殺豬盤詐騙的周期比較長、詐騙金額也比較大。“一般完成一次殺豬盤詐騙大概最短需要7天時間,長則需要一個至三個月。而對于騙子來說,他投入這么長時間,和受害者培養起來感情后,受害者對他會比較信任,加上感情和利益的驅使,會使受害者大筆投入自己的資金,甚至會讓受害者借各種高利貸、花唄等,投入到那個平臺里。基本上我們目前看到的大案件受害者損失的金額都在10萬以上,甚至部分能達到百萬、幾百萬,詐騙金額比較巨大,一般普通的詐騙更多的只是以量取勝,因為周期很短,每次都是幾千、一萬塊錢,相比之下殺豬盤的單筆金額比較高。”

  由于往往涉案金額較大,多地公安均對殺豬盤騙局予以大力打擊。如貴陽市公安局白云分局本月披露,貴陽市、區兩級公安機關10日對一“殺豬盤”類跨國特大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團伙進行了全鏈條打擊,該案涉案金額超2億元。截至目前,警方先后抓獲70名團伙犯罪嫌疑人。

  土味情話大全、悲慘故事大全,“高富帥”其實是“鍵盤手”

  張工告訴記者,與受害者直接聯系的人在業內被稱之為“鍵盤手”,但鍵盤手的地位在殺豬盤團伙中其實處于最底層。“因為他們要聊什么東西,整個流程的走勢、劇本、話術都是為他們準備好的,他們其實不需要自己思考怎么和別人聊天,只是按照劇本寫好的東西一步一步寫進去,發送給對方,他們的工作相當于復制粘貼輸入的一個過程。”

  10月29日,記者從黑灰產平臺中搜集到一份殺豬盤“話術”,根據這份話術,鍵盤手們所偽裝形象的包裝定位,需要了解對方的基本情況、需要建立的情感階段、建立的共同目標以及洗腦話術、如何收尾等都有詳細的文本介紹。貝殼財經記者甚至在“話術”中看到了幫助聊天的“土味情話大全”以及建立人設的“悲慘故事大全”。

  熟悉黑灰產的人士小天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殺豬盤整體來說分為吸粉、建立信任、引流三個部分。“其實殺豬盤和一般的釣魚網站騙局在流程上區別不大,做賭博網站的‘狗推’換一套話術就能直接去做殺豬盤,只不過需要更耐心一點,因為情感類的殺豬盤周期更長,每單的價格也更高。”

  “在吸粉階段,殺豬盤團伙需要從婚戀交友平臺或者投資平臺去拉一些好友,加到私人社交平臺上,這個部分有一些專門的人負責,他們叫做供料組,就是吸各種粉給到后面的人進行詐騙;加完好友之后,以鍵盤手為主的‘話務組’開始按照劇本與受害者聊天、培養感情,迅速進入比較親密的關系,博得對方的信任;最后,他們會把受害者引向他們的詐騙平臺,這個過程叫做切客戶,即把受害者從談感情慢慢轉移到談錢,等客戶完成充值以后,有些團伙可能還會設置‘平臺客服’角色和客戶聯系,等受害者要提現提不出來的時候,客服會和他說你要再充多少錢才能提出來,攫取最大價值。”張工表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為了配合殺豬盤詐騙,目前黑產市場已經出現了許多殺豬盤上下游黑產。

  “××網站高端粉絲,針對全系豪車品牌引流實力強的客戶,優質渠道在線等你。”10月29日,貝殼財經記者在某黑灰產論壇搜索發現,為殺豬盤團伙提供引流、包裝、洗錢的附屬黑產非常活躍。小天告訴記者,殺豬盤需要頻繁更換的社交賬號資源、高端人士數據、建設高端朋友圈的圖片視頻文案、搭建釣魚網站的技術等,這些都需要配套的黑產。

  小天表示,由于殺豬盤得手后,受害者往往會舉報鍵盤手的社交賬號,所以殺豬盤團伙需要大量頻繁更換社交賬號以及解封服務,這需要黑灰產號商的配合;而包裝一個社交賬號則需要類似“上海名媛”一樣的“提升展示面”服務,這需要圖商配合;最后,將受害者引導到釣魚網站“殺豬”則需要搭建自己的網站,或者尋找提供釣魚網站服務并可按收益分成的團隊。

  10月29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以殺豬盤團隊的名義接觸不同的上下游黑產發現, 目前一個微信賬號只需要十幾元,而足以包裝數個賬號的“高富帥”圖以及視頻可以以10元的價格購買到,釣魚網站搭建的成本則相對較高,需要幾萬至十幾萬元。還有搭建釣魚網站的團隊告訴記者,“你們可以不搭建網站,直接使用我們的網站,單筆充值10萬元以上的我們和你二八分成,一萬以上的四六分成”。

  “整體來說,殺豬盤團伙最大的支出應該就是建站和人力成本,因為本身號商、圖商這些互聯網的虛擬資源相對來說比較充沛,不只是殺豬盤詐騙,包括很多黑產、薅羊毛或者是刷量,都會用到號商,這種資源在互聯網上是比較容易獲取的,成本會比較低。即便平臺搭建和招工支出較大,總體支出也是很低的,基本上平均到每一單詐騙來說,可能成本不到千元左右,但他們每次詐騙獲得的收益至少10萬以上。”張工表示。

  打擊持續 如何躲開殺豬盤?

  多位法律界人士均表示,殺豬盤行為觸及刑法,涉嫌詐騙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小天告訴貝殼財經記者,目前殺豬盤團伙大多在國外,其中菲律賓馬尼拉最多。“從事殺豬盤、賭博網站等黑灰產職業,負責從各個平臺拉人的‘推手’我們管他們叫‘狗推’,因為國外的監管較松,所以這些犯罪團伙往往肆無忌憚,另外還有很多人其實是被‘高薪’招工廣告吸引,最后被騙到國外,只能做‘狗推’,他們知道自己從事的是犯法的事情,但被迫也好,利欲熏心也好,最終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群體。如果普通人想要不被騙,記住一點就是不能貪。”

  在小天看來,由于殺豬盤的詐騙手法比較隱蔽,最開始普通人根本看不出來區別。“我自己甚至都差點上過當,一次在交友網站上和一個妹子聊天,聊得挺好的,直到她問我要不要玩‘競猜大小單雙’,我立刻就看出來對方是一個狗推。”

  對于殺豬盤騙局,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法院10月14日公開發文稱,婚戀網站市場中出現的各類隱患不是一朝一夕形成,婚戀網站經營者勤于自律、政府有關部門強化監管、網站用戶增強防范,均能有效遏制網絡婚戀市場亂象。

  2020年5月,珍愛網就與騰訊反詐大腦達成合作,建立了一套應對“殺豬盤”詐騙的AI治理方案。

  珍愛網相關負責人表示,珍愛網加大了風控投入和打擊力度,完善了注冊、認證、登錄、支付、服務全過程的風控能力,也積極拓展第三方合作,如和騰訊風控的合作,完善實時打擊模型,基本實現了對用戶服務過程的打擊覆蓋,打擊時效也從過去的數天提高到了準實時級別,并能有效監控異常用戶注冊認證后從白到灰再到黑的過程,在觸發嚴重風險的時候予以打擊限制。

  騰訊方面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隨著警方打擊力度的加強以及騰訊反詐大腦和珍愛網的技術合作,珍愛網平臺對于“殺豬盤”的治理有了明顯改善,對可疑賬號的打擊量提升了60%,累計向百萬名用戶推送了反詐安全提醒。在五個月的時間里,平臺“殺豬盤”案發率降低48.8%,涉案金額降低56%。

  “我們做了一個工作,就是判斷一個未知用戶行為和殺豬盤行為之間的相似度,這類似是一個從白到黑的光譜,對于用戶來說,不是說他具體做某一件事就一定會被判斷為黑,而是說他進入平臺到后續的一系列的行為,都和壞人非常相似,才會被我們認為是一個比較黑的情況。如果我們檢測到對方可能是一個進行詐騙的人,我們會彈一小段提示,例如說謹防詐騙,以及和用戶講一下詐騙的模式,當然對于比較危險的情況,我們也會打電話從側面去傳播一下防范詐騙的思想和理念,目的是確保受害者盡量不要被這種詐騙所影響。”張工稱。

  張工表示,希望各大平臺能夠互通有無,聯合對殺豬盤詐騙分子進行打擊,在隱私保護的前提下進行聯合建模的人工智能AI治理方案。

  “在網絡交友過程中應時刻小心謹慎,避免在充分了解之前輕信對方的宣傳,保護好自身安全。如果不慎遭遇‘殺豬盤’等詐騙行為,應立即向公安部門報案,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如遇虛假宣傳被套路消費的情況要及時舉報投訴。”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法院表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亦丹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