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五家快遞公司出現“無人派送”:低價戰反噬快遞業

五家快遞公司出現“無人派送”:低價戰反噬快遞業

2020年10月30日 09:08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無人派送”:低價戰反噬快遞業

  本刊記者/趙一葦

  發于2020.11.2總第970期《中國新聞周刊》

  10月18日,針對正在發酵的通達系快遞公司全國多個城市網點停工罷工傳聞,圓通、中通、申通、百世等公司相繼回應稱,罷工傳聞為不實消息,目前快遞網絡運營正常。但多方否認后,關于快遞網點欠薪罷工的討論依然熱烈。微博數據顯示,最近一個月有關快遞罷工的討論已超過1萬次,涉及通達系公司的全國多個網點。

  多位通達系基層網點員工向《中國新聞周刊》提供的異常網點統計名單顯示,圓通、申通、中通、百世匯通、韻達五家快遞公司在最近一個月內異常網點仍在增多,這些網點涉及湖南、四川、江蘇、上海等多個省市,運營情況多標注為“網點異常”“快件積壓嚴重”“無人派送”等。有員工透露,異常網點大多因拖欠工資導致快遞員罷工,網點停擺,影響包裹投遞,許多網點的欠薪問題至今未解決。

  這只是通達系快遞所面臨問題的冰山一角。自2019年5月打響行業價格戰后,通達系基層網點和基層快遞員的收入已經被擠壓至生存紅線,派送網絡不穩定性正在加劇。“以價換量的價格戰如果不是基于生態平衡下的博弈,換來的可能是競爭泥石流。”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研究室副主任、電商物流專家楊達卿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價格競爭策略變成所有企業拼市場的常規武器,它帶來的是破壞性競爭,而不是建設性競爭,最終末端網點將因惡性競爭而無利可圖。這是生態破壞帶來的結果”。

  快遞員討薪難

  報警之后,蘇州市姑蘇區韻達快遞九鼎友新服務部來了新的負責人,并實行工資日結的特殊管理辦法。表面上看,服務部已恢復了正常運作,備戰“雙十一”,但事實上,該服務部自8月起已陸續拖欠員工十余萬元工資,服務部原負責人杳無音訊,總部又不承擔網點的債務,報警無果的員工不知去哪里追討被拖欠的工資。眼看“雙十一”旺季來臨,只能繼續在網點干一天賺一天的錢。

  “我們聯系不上服務部老板,只能聯系總部,但總部回復永遠是‘會協調’,欠的錢至今也不知道找誰要。”被拖欠了兩個月工資的快遞員王立華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現在‘雙十一’來了,總部的解決方案是先派人來接管,把網點運作起來,繼續干的員工實行工資日結。但之前老板拖欠的工資一直沒有結果”。

  從今年3月開始,通達系快遞公司多地加盟網點異常情況增多,原因主要有兩方面:一是上級網點降低或拖欠派件費,下級網點發起停業以示抗議;二是網點經營不善,資金緊張,網點降低或拖欠快遞員工資,導致員工集中罷工或離職,網點難以正常運營。

  無論哪種原因造成的停業,最終承擔后果的都是位于最末端的基層網點和快遞員。在通達系加盟制快遞網絡中,總部掌握定價權和管理權,一級代理網點掌握轄內網點的分包權和罰款權,以每單1~1.2元的價格向下分發派件。二級及以下加盟商依靠收發快遞的基礎業務,派件每單賺取0.1~0.3元的利潤,最末端的派送員賺取每單0.7~0.9元的派送費。

  業內日益慘烈的價格戰進一步擠壓了二級加盟商和快遞員的生存空間。2019年5月,以順豐率先降價掀起的第一輪行業價格戰拉開序幕,通達系紛紛下調快遞單票價。而今年2月以來,由于全國公路免收、疊加油價下跌,快遞公司成本進一步下降,為了爭奪市場,業內又掀起了一輪更為激烈的價格戰。

  然而,快遞業的低價競爭并不是多方共同買單。收獲市場份額增長的資方獲取了急劇增長的利潤,卻將損失層層轉嫁到了基層代理商和快遞員身上。調查顯示,加盟式快遞企業中,40%加盟商是虧損,50%加盟商盈虧持平,只有10%賺錢。這相當于90%的快遞加盟商是不賺錢的。

  “通達系快遞的二級加盟商賺得最少也最難,尤其是去年以來的幾次壓價之后,全國二級商幾乎都在虧損線徘徊。”圓通快遞二級加盟商于磊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二級加盟商不僅需要向一級交承包費和押金,還要承擔一級分發下來的各種考核任務,收發件任務不達標會被罰款。同時,二級加盟商還需要自己承擔門店租金、員工成本,“除非是學校或人口密集的社區,大多數二級加盟商很難賺錢”。

  承擔考核與成本壓力、僅賺取微薄差價的二級代理商幾乎沒有抗風險能力,一旦上級網點經營不善或拖欠款項,二級代理網點就會立即陷入困境。近日,湖南長沙韻達快遞觀沙嶺服務站就因為經營不善,與二級代理點無法結清賬目,導致二級商停業,拖欠投遞員工資,不少快遞員從4月份至今只拿到5000元工資。

  另一方面,直接受雇于基層網點的快遞員沒有勞動合同和社保,一旦發生糾紛,快遞員幾乎連維權證據都拿不出來。在快遞行業從業近8年的王立華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通達系快遞員幾乎都不簽勞動合同,沒有社保,薪資待遇完全由受雇網點老板口頭承諾。發生糾紛后,即使快遞員把網點加盟商告到勞動局,也很難有明確的下文。

  “就算鬧到罷工,錢也不一定能要回來。只能等換個老板或網點,繼續干下去。”王立華說,“此前為了討薪,快遞員們在網點門口拉橫幅、鬧罷工,不僅沒用還影響治安。我們只能等新老板來接管了接著干,以前的欠款不知道是不是就不了了之了”。

  總部和加盟商互相推責

  10月12日,韻達快遞針對長沙觀沙嶺服務站拖欠工資的問題回應稱,該網點的問題屬于一級加盟商和二級加盟商之間的矛盾,是經營問題,并表示被拖欠工資的快遞員薪資應由所在加盟商負責,公司正在督促協調。

  “這種情況經常出現,一旦發生糾紛,總部就會把責任全部推給代理和加盟商,而不提自己在管理上的問題。”韻達快遞湖南某二級加盟商馬建軍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總部對一級代理監管不到位,如果一級代理出問題,這個一級站點下轄的所有二級加盟商都會受影響”。

  以通達系為代表的加盟制快遞公司有相似的架構和運行機制。由總部負責建立轉運中心進行大站中轉和分揀,制定代理和加盟運行規則,提供品牌、快遞單和結算系統。末端的派送通常由一級加盟商和他們發展的二級加盟商完成。因此,末端配送的時效和服務質量往往與該地區的加盟商經營情況直接相關。

  “加盟制的最大弊端在于加盟商素質參差不齊,只要有錢就能干。”馬建軍直言,“有的一級代理商運作不規范,可能用罰款或拖欠的手段壓榨二級。二級加盟商態度惡劣或服務不好,也可能損害整個片區的口碑和大客戶生意”。

  中國快遞物流行業高級專家、中國快遞協會原副秘書長邵鐘林認為,加盟體系導致此類事情發生不可避免,主要原因是總部和加盟商的利益不一致。中通、韻達、圓通等都采取類似的加盟體系。

  自2019年5月開始燃燒的價格戰火仍在行業內蔓延,進一步加深了加盟制快遞公司總部、代理、加盟商的三方矛盾。

  根據申萬宏源的統計數據,今年8月份快遞行業平均單票收入為10.05元,再創歷史新低,跌幅持續擴大。同時,各快遞公司的財報數據顯示,今年9月份,韻達快遞的單票收入為2.15元、圓通和申通均為2.18元,分別同比減少31%,23%,20%。

  各快遞公司財報披露的單票收入構成顯示,假如消費者付出10元快遞費,其中3元歸網點收件方,城市內分撥費0.6元,分撥中心0.3元,快遞公司總部收取1元的面單費、2元的中轉費、1.5元的派件費,最后到代理加盟商和快遞員手上的派送費僅1.6元。

  多位通達系快遞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今年以來,一級代理給二級加盟商的派件費從1.5元普降至1.2元,二級加盟商給雇傭快遞員的派費從1元多普降至0.7元。總部降價后,給一級代理、二級加盟商、快遞員的壓力是逐層遞增的。

  “快遞派費一降再降,去年降到9毛,今年降到了7毛,浙江廣東地區甚至降到了5毛。”在王立華身邊,已經有很多同行轉行去送派費更高的外賣了,“底層快遞員每天送幾百個快遞,累死累活,收入卻一天不如一天”。

  由于源頭的收件價降低后,面單收入、中轉費、運輸費用基本固定,最終會使派件費也相應減少。一般情況下,快遞加盟網點的收入包含收件和派件兩個方面,而不斷壓低的單票價格正在同時擠壓加盟商兩方面的生存空間。

  一位韻達快遞員向《中國新聞周刊》透露,部分一級代理和二級加盟商依靠向下罰款來增加利潤,罰款條目達幾十條,每次罰款100元起。“不及時到崗要罰款、不及時開會要罰款、包裹破損要罰款、客戶投訴要罰款等等,幾個罰款下來,一個禮拜就白干了,這也是很多快遞員離職的原因”。

  “從品牌和上市公司的責任來看,快遞企業總部應該對有波動的網點無條件兜底。不論總部和網點之間怎么談判,基層快遞員都不應該受到損失。”快遞物流專家趙小敏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快遞企業需要考慮總部和加盟商雙方的原因。總部網絡管控能力不足,地方經營情況一旦出現問題,孤立的小網點很容易倒閉。最重要的是,收件、派件、等核心環節都由加盟商完成,加盟商在外就代表總公司。總部直接甩鍋加盟商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

  價格戰或將失靈

  10月18日,中國2020年的第600億件快件誕生。國家郵政局監測數據顯示,2020年9月快遞業務量完成80.9億件,增速創三年來新高。但快遞數量的增長并不意味著同等規模的收入增長,快速的市場擴張導致內部價格競爭不斷加劇。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中國每年的快遞量和快遞業務收入雖然都在攀升,但每單快遞的快遞單價還不到十年前的一半。

  以價換市是快遞業內最簡單直接的競爭策略。在電商增速放緩的大背景下,快遞企業之間的競爭趨于同質化,從而依靠不斷壓低價格來爭奪市場。

  上市快遞企業發布的2020上半年財報顯示,六家物流企業快遞業務的單票價格均下滑超過20%,其中順豐單票價格下滑22.18%,中通下滑21.86%,韻達下滑28.48%,圓通下滑25.23%,申通下滑21.34%。在最激烈的3月到6月,有快遞公司甚至在義烏打出了“8毛發全國”的市場最低價,以迅速搶奪市場份額。

  壓價競爭的直接后果,是公司凈利潤不斷下滑。市場占有率排名第二的韻達快遞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共完成快遞業務量43.34億票,凈利潤12.96億元。而在今年上半年共完成快遞業務量達56.29億票,凈利潤僅為6.81億元。短短一年,韻達的快遞業務量增加了10多億票,但是單票的利潤卻從0.30元下跌到0.12元。

  業內已逼近利潤紅線,但繼續打價格戰仍然是通達系公司的策略共識。9月,中通快遞在港二次上市,在招股書中明確表示,為了保持具有競爭力的定價并提高利潤率,必須不斷控制成本。“我們過往的派送服務市場價格有所下降,未來可能會繼續面臨定價下降的壓力。”

  “眼下快遞業的價格戰已經到了敵我不分的程度。殺敵一千自損九百。”趙小敏表示,過去十幾年間,快遞企業的迅速崛起是建立在廉價勞動力、大眾強烈的購買力和經濟快速發展上的,第一輪依靠體力勞動和原始資本的初級競爭早已結束。如今已經進入第二輪競爭,冷鏈、供應鏈、鄉村振興、國際化等需要高額投資和鏈條建設。“遺憾的是,如今依靠價格戰來爭奪市場依然是最簡單的方法,企業并不主動尋求更高級別的競爭”。

  在通達系之外,新入局者給價格戰又添了一把火。今年才在國內起網的極兔速遞、京東眾郵、順豐豐網三家新興公司以低價入局,尤其極兔速遞依靠超低單價、蹭網等手段,短短半年就擁有了傳統快遞公司十年的業務量。“雙十一”在即,這三家快遞更一再突破底價進行競爭,行業價格戰的漩渦被再度擴大。

  10月19日,韻達在官網全面公開全國禁止代理極兔業務通知書。此前,申通與圓通速遞也在總部方面明確表示禁止代理極兔。這意味著,通達系公司有意全面圍剿極兔速遞。

  “價格戰是企業慣用的競爭策略,它不會停止。”楊達卿認為,價格戰要回歸合理區間,有兩個決定性因素,第一個因素在于新零售市場格局能否實現相對穩定。電商快遞市場穩定的決定性因素在需求方,快遞是仰仗電商巨頭決定進退的。一旦頭部電商形成鼎立局面,就會與快遞企業在服務上深度捆綁,支持價值競爭,而不是價格競爭。第二個因素在于快遞頭部企業是否建立大幅度領先優勢,如果中國快遞頭部企業仍在市場占有率等方面保持均勢競爭,價格戰就不會回歸理性區間。

  快遞物流專家趙小敏預計,未來8~10個月,行業價格戰將迎來臨界點。“現在正是矛盾集中爆發的時段。”趙小敏表示,當無論價格多低,業務量增速都低于三成時,價格戰策略就面臨失靈了。與此同時,價格戰帶來的網點連續波動、人員流失、現金流緊張也會讓企業不堪重負,拉低企業乃至整個行業的服務質量。“在價格戰結束之前,類似快遞網點罷工、跑路等情況還將繼續發生”。

  (因受訪者要求,文中于磊、王立華為化名)

  《中國新聞周刊》2020年第40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