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明末兵部尚書熊文燦的功過之爭

明末兵部尚書熊文燦的功過之爭

2020年10月14日 11:28 來源:華西都市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熊文燦的影視形象。

  □趙永康

  熊文燦官至明崇禎朝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明史》認為:“流賊之肆毒也,禍始于楊鶴,成于陳奇瑜而熾于熊文燦、丁啟睿。……疆場則剿撫乖方,廟堂則賞罰不當。僨師玩寇,賊勢日張。”最后導致了明王朝的滅亡。這種說法,持論不公。

  獨木難撐大廈。熊文燦受命于財盡民窮、天下洶洶的危難之際,派餉增兵落實艱難,60余萬軍餉未能到位;將悍兵驕,宿將跋扈,不聽指揮;山海關外對后金(清)作戰的戰事又不順利。諸多因素疊加,熊文燦竭力補救,也無可奈何。把饑民之熾歸罪于他,功過模糊,未免冤枉。

熊文燦墓葬。(2010年瀘縣云錦鎮《重修熊氏族譜》書影)

  功過爭議

  盡平海盜,招降張獻忠引殺身禍

  熊文燦,字大濛,貴州永寧衛軍籍,四川瀘州人。明神宗萬歷三十四年(1606年),由永寧衛學舉貴州鄉試第二名舉人。萬歷三十五年,成第三甲第七十四名(總第148名進士),授湖廣黃州(今湖北省黃崗市黃州區)推官,行取為禮部精膳司主事;萬歷四十七年,升本部儀制司員外郎;明光宗泰昌元年(1620年),再升祠祭司郎中。《明史》說他“出封琉球還,擢山東左參政、山西按察使、山東右布政使。憂歸。自是徙家蘄水(今湖北省黃岡市浠水縣)。崇禎元年(1628年),起福建左布政使;三月,就拜右僉都御史,巡撫其地。五年二月,擢兵部右侍郎、右僉都御史,總督兩廣軍務,兼巡撫廣東。”

  當時,明王朝面臨的形勢很不好:山海關外,滿洲族虎視鯨吞;關內李自成、張獻忠起義,遍地是揭竿而起的饑民;海上,更有眾多海盜、紅毛(葡萄牙人)和倭寇。熊文燦就是在這樣的形勢下去福建上任。在福建和兩廣,他成功招降海盜鄭芝龍,委其為游擊將軍,即率舊部殲滅劉六、劉七、李魁奇、鍾斌諸海賊。又指揮福建、廣東兩省官兵進剿勾結紅毛為害百姓、甚至扣留朝廷命官的劉香。劉香戰敗,自焚溺死,余黨千余人向浙江官府投降。歷經長達8年的艱苦努力,海盜盡平,紅毛、倭寇一時銷聲匿跡。

  《明史》對熊文燦評價不公,即使如是功績,也沒有稱道,而對他自請“辦賊”,就更有異詞,說是“文燦官閩、廣久,積貲無算,厚以珍寶結中外權要,謀久鎮嶺南。會帝疑劉香未死,且不識文燦為人,遣中使假廣西采辦名,往覘之,既至,文燦盛有所贈遺,留飲十日。中使喜,語及中原寇亂。文燦方中酒,擊案罵曰:‘諸臣誤國耳。若文燦往,詎令鼠輩至是哉。’中使起立曰:‘吾非往廣西采辦也,銜上命覘公。公信有當世才,非公不足辦此賊。’文燦出不意,悔失言,隨言有五難四不可。中使曰:‘吾見上自請之,若上無所吝,即公不得辭矣。’文燦辭窮,應曰:‘諾’。”說得他一無是處。

  明崇禎十年(1637年),饑民起事日熾,閣臣楊嗣昌建“四正六隅”之策,不顧人民死活,增兵12萬,增派兵餉白銀280萬兩,“以陜西、河南、湖廣、江北為四正,四巡撫分剿而專防;以延綏、山西、山東、江南、江西、四川為六隅,六巡撫分防而協剿。是謂十面之網。而總督、總理二臣,隨賊所向專征討”,剿辦饑民。是年閏四月壬寅,以楊嗣昌薦,熊文燦被任命為“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總理南京(南直隸)、河南、山(西)、陜(西)、(四)川、湖(廣諸省)軍務,駐鄖陽(湖北襄陽)討賊”。

  “明季士大夫問錢谷不知,問甲兵不知。”熊文燦卻是個能臣。他注意到,所謂“流賊”其實只是些鋌而走險的饑民。老百姓吃不飽肚子,任你如何剿辦,只會越剿越多。審時度勢,他決定以招撫為主,剿辦繼之,成功招降了張獻忠、羅汝才、李萬慶、劉國能等一干“流寇”。不管這些人是真投降還是假投降,此舉總算為被流動作戰的農民軍牽著鼻子團團轉而疲于奔命的官軍,為風雨飄搖的中央王朝,爭得了喘息的時間和休整的機會。可是,由于當時的經濟、政治等多方面原因,再加上崇禎皇帝本人剛愎自用與決策失誤等,明王朝沒能抓住這一線生機。崇禎十二年(1639年)五月乙丑,張獻忠在谷城東山再起,群雄蜂起響應;秋七月壬申,“左良玉討張獻忠,敗績于羅猴山,總兵官羅岱被執死之”。“敗書聞,帝大驚,詔逮文燦。特旨命(楊)嗣昌督師……九月二十九日抵襄陽,入文燦軍,文燦就逮”,崇禎十三年(1640年)“冬十月癸丑,熊文燦棄市”。

  功過因何模糊?《明史》對熊文燦研究不夠,且莫說政績、功過,就連他調動升遷情況,都未弄清楚。《明史》說,崇禎四年(1631年),明王朝派使團出使琉球,為新登基的新琉球國王加封。又說熊文燦以禮部郎中參與“出封琉球還,擢山東左參政”。事實上,其時熊文燦早已從禮部調出,由山東而山西,又山東。而且,早在崇禎元年就已在福建作封疆大吏。

瀘州市文物保護單位“熊文燦故里”摩崖題刻。楊澤仲攝

  籍貫歧說

  瀘縣云錦鎮人,入籍永寧以謀科舉  

  熊文燦籍貫,也有歧說。1998年,瀘州市人民政府公布瀘縣云錦山下清道光 五 年(1825年)摩崖題刻“熊文燦故里”為“瀘州市文物保護單位”。敘永縣部分業余文史愛好者認為,萬歷甲寅,熊文燦“銜命如閩”過永寧,撰《蓬萊橋記》言“便道旋里”;今日敘永城外熊公坡,傳說舊為熊文燦公館;清嘉慶《直隸敘永廳志·選舉》、清光緒《敘永永寧廳縣合志·選舉》均載熊文燦為永寧人。于是他們致信瀘州市文物局,要求撤銷瀘州市人民政府1998年公布瀘縣云錦山下道光五年摩崖題刻“熊文燦故里”為“瀘州市文物保護單位”的文件,并宣布熊文燦是永寧(今敘永縣)人。

  此外,《明史》卷二百六十《熊文燦傳》:“熊文燦,貴州永寧衛人。”清順治朝國子監祭酒吳偉業《綏寇紀略》:“熊文燦,黔之瀘州人。”清乾隆《廣東通志》卷27《職官》:“總督熊文燦,貴州瀘江州人。”乾隆《福建通志》卷21《職官·總部》:“巡撫都御史……熊文燦,瀘州人。”

  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年來考求史乘、田野勘查,證諸金石,最后查明熊文燦確是貴州永寧衛軍籍的四川瀘州(今瀘縣云錦鎮)人。“衛”是明代創置的地方軍事行政機關,“度要害地,系一郡者設所,連郡者設衛。大率五千六百人為衛……其軍皆世籍”。只有官至兵部尚書,才能免除軍籍為民。衛所之兵,無事屯田耕種,有事奉調出征。境內民戶接受衛所管轄,不歸州縣。永寧衛隸屬貴州,治所設在今瀘州市敘永縣西城,與設在敘永東城、隸屬四川的永寧宣撫司(土司)同城而治,設有衛學。

  明代貴州科舉錄取標準比四川低,冒籍其地應試,遂成終南捷徑。“明嘉靖十六年(1537年),貴州開科(取士)……未嘗限其名額。由是四方游食、逋罪生、儒,皆冒永寧籍求試。……至是,御史孫襄請行禁止,部覆報允。”然而冒籍應試并未杜絕,瀘州人熊文燦仍因有宗支世居其地而成功入籍永寧衛,入衛學。這一事實,反映在《熊氏族譜》里,就是“寄籍永寧”。

  《熊氏族譜》記載,熊文燦墓在瀘州新溪子(今瀘縣雅鎮新溪村)“薄刀嶺,墓門正對瓦窰灘”。這處墓葬,已于2002年由熊氏23世孫熊文材根據當地世代傳言并在當地90歲老人楊云相指引下重新找到,地址、地形地貌與《熊氏族譜》所記相合。

  2009年,瀘州市政協文史委主任陳仕林實地勘查,走訪當地老人,咸言“熊文燦是新溪子楊家女婿,《楊氏族譜》對此有載。與楊氏夫人合葬于此”。

  其他文獻也證明熊文燦是永寧衛籍瀘州人。朱保炯、謝沛霖編《明清進士題名碑錄索引》:“熊文燦,貴州永寧衛,明萬歷 35/3/74(四川瀘州)。”按照該書凡例,意即“熊文燦,貴州永寧衛軍籍,四川瀘州人,明萬歷三十五年第三甲第七十四名進士。”

  《萬歷(二十六年戊戌科)[三十五年丁未科]進士履歷便覽》:“貴州四人……永寧衛一人,熊文燦,心聞,《詩》二房,庚寅三月十五生,瀘州人。丙午鄉試二名,會試一百八名,三甲七十四名。”

清乾隆《廣東通志》:“熊文燦,貴州瀘江州人。”

  反觀《明史》,其說只是孤證。《明史》的底本是萬斯同的《明史稿》。萬先生布衣寒素,履歷聞見制約,搜采難免未遍,考證或有欠周。前人對于《明史》多有訂正,僅今中華書局標點本,對于《熊文燦傳》就有4條校勘。

  熊文燦戶籍既在永寧“銜命如閩”路過,當然可以在其所撰《蓬萊橋記》里說是“便道旋里”。

  熊文燦子孫世居瀘縣云錦而世系不亂,且舊居遺址猶在,我們有理由確認:熊文燦是今瀘縣云錦鎮人,入籍永寧以謀科舉,因而是貴州永寧衛軍籍的瀘州人。

【編輯:劉歡】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