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蛋殼公寓否認跑路傳聞,但為何有人信了?

蛋殼公寓否認跑路傳聞,但為何有人信了?

2020年10月17日 09:52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0月17日電 (彭婧如)“杭州蛋殼公寓的公司財務跑路,公司破產倒閉,為避免最大損失請聯系公司。”近日,微博網友曬出的朋友圈提示讓蛋殼公寓沖上熱搜。

  蛋殼公寓官方微博在14日下午疑似回應此事,表示不要輕信謠言,但該條微博很快被重新編輯,刪除了回應部分的文案。隨后,蛋殼公寓正式回應稱,近期部分合作方因與公司存在商業糾紛,采取了過激行為,散布“蛋殼跑路、倒閉”等相關不實言論、視頻、圖片,公司已報警處理。目前,蛋殼公寓經營活動一切正常。

截圖自蛋殼公寓官方微博。
截圖自蛋殼公寓官方微博。

  上述回應微博下有網友留言:“小編你別后面拿不到工資。”“要撐下去,好的企業大家一起來保護,返現延期有困難租戶會體諒,別到頭來真的沒了。”

  有不少租戶反映,租屋斷網多日,聯系不到管家,反映問題沒有回應,保潔服務也沒有了。有網友表示:“感覺像真的……”“但凡有這傳聞就是快了。”

  CEO被調查,業績亮紅燈

  不怪租戶們多心,2020年確實是蛋殼公寓的多事之秋。

  今年1月,有疑似蛋殼公寓員工在脈脈稱,蛋殼公寓拖欠員工工資,1月份工資3月份才發,2月份工資按照最低工資標準發放。

  另外,蛋殼公寓還被爆出“兩頭吃”的行為。當時,多地蛋殼公寓的房東稱,公寓方面要求房東免租一個月。與此同時,租客從蛋殼公寓租房子卻不能減免租金,雙方對于“房東免租、租客交租”的企業單方面行為表示不滿。這件事甚至驚動了深圳市住建局,該局為此約談了深圳蛋殼公寓相關負責人,并密切跟蹤關注事件進展情況。

資料圖:一名小伙展示自己通過當地租房平臺找到的房子。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toancapba.com/'>中新社</a>記者 王剛 攝
資料圖:一名小伙展示自己通過當地租房平臺找到的房子。 中新社記者 王剛 攝

  雖然其他長租公寓也有被質疑“兩頭吃”,甚至被控訴趁著疫情期間漲價,但公司CEO被調查的消息,則給蛋殼公寓帶來了更惡劣的影響。

  6月18日,蛋殼公寓披露一則人事變動公告:公司CEO高靖涉及調查,董事會已任命公司聯合創始人、董事兼總裁崔巖為臨時CEO,該任命即刻生效。

  根據公告,此次高靖涉及調查事項主要為其創辦蛋殼公寓之前參與的商業投資,但具體是因哪家企業的商業投資被調查,并沒有明確答案。

  雖然蛋殼公寓表示,高靖所涉及的調查與公司并無關聯,公司及其任何其他董事或高級管理人員均未收到任何可能與該等調查有關的通知、查詢或索賠,但這并不意味著蛋殼可以完全置身事外。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認為,創始人是企業的靈魂人物,作為蛋殼公寓的創始人,高靖被調查一事勢必會對公司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若高靖因上述調查被處罰,蛋殼公寓的高層很可能會進行人事變動,進行一次大洗牌,可能會對公司經營戰略方向產生一定影響。

  蛋殼公寓的業績確實不樂觀。同花順數據顯示,2017-2019年,蛋殼公寓凈利潤分別為-2.72億元、-13.7億元、-34.37億元。根據蛋殼公寓6月披露的上市后首份財報,2020年一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9.4億元,同比增長62.48%,實現凈利潤-12.34億元,去年同期凈利潤為-8.16億元,虧損面進一步擴大。

  投訴不斷,長租公寓頻頻暴雷

  不單是蛋殼公寓的“鍋”,長租公寓屢遭投訴、頻頻“暴雷”的現象,也讓消費者們成了“驚弓之鳥”。

  中介在沒有任何告知預約的情況下,直接帶客戶來看房;偷偷拖欠業主水電費、燃氣費、物業管理費;房屋質量問題包括甲醛超標、房屋漏水、供暖不足;不公平條款,違約金過高;服務體驗差,管家威脅租客等方面的投訴不勝枚舉。

  其中,租金貸問題最受關注,且多次被相關部門調查。“租金貸”即租客與長租公寓企業合作的金融機構簽訂貸款合約;金融機構替租客向長租公寓企業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再分期向金融機構償還租房貸款。

資料圖。<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toancapba.com/'>中新社</a>記者 張云 攝
資料圖。中新社記者 張云 攝

  長租公寓企業由此可提前從金融機構獲得長期租金,積蓄資金池,形成財務杠桿,用以規模擴張、吸納新房源。

  “運營機構利用提前收回的租金擴大規模或者運營,一旦租賃市場不景氣或者新增租戶較少的時候,機構將會面臨資金問題。”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分析師王小嬙評價稱。

  黑貓投訴平臺顯示,房產家居領域投訴量最多的就是“長租公寓”。如,某租賃平臺跑路后導致投訴量上漲,不少租客交了上萬元房租,沒住幾天就被房東趕了出來,這樣的情況在長租公寓領域比比皆是,一旦平臺跑路,租客也面臨艱難的維權境地。

  “疫情爆發以來,長租公寓投訴量經歷了一段時間地猛增,但隨著疫情的穩定,從2月份開始投訴量一直呈現下降的趨勢,8月投訴量又有所上漲,主要是杭州、上海等地的友客、巢客、嵐越等長租公寓接連出事。”上述投訴平臺數據顯示。

  8月27日,有杭州的租客表示,剛在長租公寓友客交了2萬多元房租,中介就拿錢跑了。8月29日,杭州又一家長租公寓巢客“跑路”。同期,上海嵐越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即嵐越公寓)在浦東的辦公室,也是人去樓空。

  在成都,巢客遇家、連合之家等多個包租公司亦疑似卷走房租跑路。據媒體報道,僅巢客遇家和連合之家兩家公司的受害租客便將近2萬人,涉及金額達3億元左右。

  另外,至少還有包括適享、海瑪等在內的多家房屋租賃企業的創始人或主要負責人失聯,波及西南、華南、華東等多個省份城市,涉及數以萬計的房源的房東和租客。

  高進低出,脆弱的商業模式

  面對長租公寓“跑路”的現象,上海、廣州、海口、合肥、成都等多地的相關地產協會紛紛發布住房租賃市場風險提示。成都市房地產經紀協會除了發布風險提示外,還開展了住房租賃企業專項排查工作。

  “這些企業以住房租賃名義采取‘高進低出’‘長收短付’高風險經營模式開展詐騙行為,最終導致房東租金收不回來,租客房財兩空。”廣州市房地產租賃協會稱,要謹慎選擇租賃企業。

此前微博上,有視頻顯示杭州一長租公寓平臺的物業大門緊鎖。
此前微博上,有視頻顯示杭州一長租公寓平臺的物業大門緊鎖。

  知名地產分析師嚴躍進認為,針對此次蛋殼公寓被傳跑路的事件來講,上市公司的角色一般不會有跑路倒閉一說。“不過類似猜測也說明長租公寓市場確實比較脆弱,也說明企業的經營穩定面臨很多不確定性。”

  “長租公寓頻頻出事,說明企業高杠桿運營,但常規經營收入或業績并不好。”嚴躍進表示,主要問題在于房屋是托管的,對類似托管是否需要更加規范,如何降低長租公寓企業成本等問題需要研究。

  “長租公寓的問題主要出在其脆弱的商業模式上,重點聚焦在杠桿的商業模式,忽略自身的業務水平,并未從服務客戶出發。”王小嬙分析認為,今年租賃市場在疫情沖擊下活躍度下降,租賃市場量價齊跌,加大了長租公寓機構的資金壓力。

  “長租公寓行業在國內仍是發展初期階段,盈利模式尚未清晰,前期需要投入大量成本,國內租金回報率低,行業回報周期長,機構不能急功近利,精細化運營穩步發展才是立身之本。”王小嬙說。(完)

【編輯:黃鈺涵】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