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從學會開飛機到打落敵機,他只用了2年

從學會開飛機到打落敵機,他只用了2年

2020年10月17日 15:00 來源:中央廣電總臺中國之聲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曾經的少年

  那啟明:1929年1月出生在遼寧省丹東市鳳城縣藍旗鄉藍旗村的一個錫伯族家庭,18歲參加東北民主聯軍。22歲調入空軍12師第34團擔任飛行員。兩年后,在抗美援朝戰場,共擊落三架敵機,榮獲二等功兩次、三等功一次,榮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軍功章一枚、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三級國旗勛章一枚。

  這張照片拍攝于那啟明陸軍時期。18歲的那啟明參加了東北民主聯軍,在安東(今丹東)軍區警衛團二營四連當戰士。1948年秋,他成為了一名機槍射手,先后參加了圍困長春和解放沈陽的戰役,就是在那時,他親眼看到戰友倒在敵機的轟炸下,他曾用槍指天,卻打不到飛機。直到1950年春天,那啟明接到了一個改變他一生的通知:要在陸軍里,選拔飛行員!

  這張照片拍攝于1952年8月,僅僅經過短暫培訓,抗美援朝戰場上,23歲的那啟明在40天里,駕駛著自己的05號戰斗機同敵人在空中拼殺,擊落美國F-84一架、英國FMK24兩架。抗美援朝戰場上,志愿軍空軍飛行員每擊落一架敵機,就會在戰機上刻畫上一顆空心五角星。圖片左上角,三顆閃亮的空心五角紅星,記錄著那啟明在抗美援朝戰場的榮光。

  戰爭與和平

  1953年10月1日,國慶四周年閱兵,天安門觀禮臺上,一群觀眾格外引人注目,他們是從朝鮮戰場凱旋的中國人民志愿軍代表團。

  上午10點45分,空軍轟炸機群、戰斗機群共96架飛機準時劃過天安門上空,接受檢閱。

  米格-15比斯戰斗機編隊里,24歲的空軍飛行員那啟明緊盯著長機,牢記紀律——“不準往下看”。

  那啟明:有一條規定是不準往下看,為了集中精力,編好隊,接受檢閱的時候其他私心雜念都沒有。通過復興門,落地以后,受閱任務完成了。這個時候大家的心情才是勝利了,凱旋而歸。

  那一年,國慶閱兵和游行隊伍的主題是“保衛和平”,剛從抗美援朝戰場歸來的那啟明深知這份和平來之不易。

  時間回到抗美援朝的第二年,1952年3月,那啟明第一次駕駛戰斗機飛過鴨綠江,從朝鮮上空望向地面:滿目瘡痍,一片焦土。

  那啟明:過了鴨綠江后心情是憤怒的,見不到一個完整的城市,沒有一個完整的村,到處都是煙火,朝鮮確確實實很困難,很困難。

  抗美援朝戰爭之初,志愿軍在沒有任何空中掩護的情況下連續發起兩次戰役,將敵軍趕回到三八線附近,但志愿軍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此時,人民空軍還不滿周歲,年輕的志愿軍空軍多數都和那啟明一樣,從零開始,速成培訓,這些毫無空戰經驗的飛行員憑借內心莫大的勇氣,毅然走向戰場。

  機身上的三顆空心五角星

  在飛行中學會飛行,在戰斗中學會戰斗,志愿軍空軍以驚人的速度成長。

  初上前線,那啟明所在的空十二師由最早抵達朝鮮的空四師帶飛,但僅僅3個月之后,空十二師就迎來了獨立的戰斗。1953年6月10日,那啟明所在中隊第一次單獨編隊從鴨綠江口出發,飛過大同江上空時聽到無線電耳機傳來的情報。

  那啟明:地面指揮所喊我們團長,162號,注意搜索,我們聽到了敵機的聲音,這就是當時的指揮口令,沒有高度、沒有方向。結果我們8架飛機編隊轉向西南方向的時候,一下就發現兩架飛機——美國的F84,一邊報告一邊我就轉過去了,我說,發現敵機,請求攻擊。

  在僚機的掩護下,那啟明成功咬尾一架敵機,抵近,開火,第一次打偏,那啟明又拉近距離,再次開炮。只見隨著一團火球升起,敵機頃刻間從半空中掉了下去。

  那啟明: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僚機忍不住興奮,在無線里面喊開了,打掉了、打掉了!這么喊是違規的,平常都是保持肅靜聽地面指揮的,但僚機飛行員這個時候就喊起來了。

  這是那啟明經歷的第一次空戰,也是空十二師的飛行員第一次擊落敵機。那啟明首開全師入朝參戰擊落敵機的紀錄,極大地提振了士氣,師首長在那啟明的戰機上描畫了一顆空心的五角星,以資獎勵。

  那啟明:零的突破,也叫打響第一炮。給我飛機上畫上了一顆紅五星。這是學蘇聯的,擊傷的紅五星是實心的,紅五星光是一個框框,這是擊落的。

  首次擊落敵機40天后,那啟明又以“空中拼刺刀”的方式打了一場漂亮仗。在三八線附近,那啟明發現敵機后迅速轉彎,回旋,連續兩次開炮,擊落了兩架英國戰機。地面人員后來根據戰斗機判讀器沖洗出來的膠片,發現那啟明兩次開火,距離敵機分別只有260米和100米。100米,如此近距離地殲滅敵機,創造了志愿軍空戰中最近的殲滅紀錄之一。

  那啟明:我們去的時候蘇聯顧問還跟去了,看到這個照片以后覺得這個太珍貴了。

  這一場空戰,那啟明榮立二等功,他的戰機上再添兩顆紅色的空心五角星。

  “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

  三顆閃亮的五角星,記錄著那啟明初出茅廬的斐然戰績,但空戰中,勝負只在一瞬間。十天后,那啟明便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生死考驗,也永遠失去了這架戰機。1952年8月20日,在一次與美國空軍的大機群作戰中,那啟明的飛機被一發炮彈擊中,座艙里頓時濃煙滾滾。

  那啟明:中彈以后我的飛機進入了失速螺旋,座艙里面全是煙,儀表都看不清楚了,我是在這種情況下決定跳傘的。

  跳傘逃生對于飛行員往往是一場豪賭。但當時,那啟明沒有想那么多。

  那啟明:我一進到樹林,傘掛在樹上了。離開傘出了森林,就看到一個農家院。有一個老太太,還有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然后我把志愿軍的證拿出來給他看看,上面是朝鮮文、中文、俄文三種文字,我就開始比劃說我的降落傘還在樹上……

  落難異國他鄉的飛行員和家園被毀的朝鮮青年素昧平生,語言不通,只因一張志愿軍空軍飛行員證立刻建立起信任。那啟明被留宿一晚,朝鮮青年一家拿出了最好的飯菜招待,第二天又借來一頭牛,馱著降落傘包,走了整整一個上午,把那啟明安全送到了鎮上的指揮所。太多死里逃生的細節已被時間沖淡,但那一碗熱乎乎的小米稀飯和烤玉米的香氣那啟明永遠不會忘記。

  在整個抗美援朝作戰中, 中國人民志愿軍空軍取得擊落敵機330架、擊傷95架的輝煌戰績,但也付出了犧牲116名飛行員的慘痛代價。他們多是二十多歲的年紀,在朝鮮空戰激烈時,幾乎每天都有飛行員犧牲。剛剛誕生的中國空軍就這樣雛鷹展翅,浴火成長,奇跡般地成長為一支令世界矚目的空中力量。

  “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每每回憶起這場和平保衛戰,那啟明有著和戰友們不同的情感,每次駕駛戰斗機飛過鴨綠江口,他都會不自覺看一眼江邊的家鄉。

  那啟明: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對我來說應該是最現實的,跟別人不一樣,這是我的家鄉。那會已經打到鴨綠江邊了,可以說保家衛國是真正起到衛國的作用了。

  1956年,那啟明被調入空軍戰斗飛行學校從事培訓飛行干部的教學工作,自此,他先后為共和國培養出200多位殲擊機飛行員。

  2019年10月1日,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儀式上,那啟明坐著“致敬方陣”的禮賓車駛過天安門。

  那啟明:第一次是天上飛過的,第二次是致敬方隊,第二次比第一次感到更光榮。

  那一天,當殲-20梯隊從天安門上空呼嘯而過,90歲的那啟明緩緩抬起右手,向藍天敬了一個軍禮。

  記者的話

  那老的家里,寫字臺最顯著的位置擺著一張二人合照:兩位志愿軍飛行員并肩而立,倚靠戰鷹,仰望天空,這是那啟明和他的僚機飛行員劉忠勝。

  作為僚機,劉忠勝負責在那啟明執行飛行任務時掩護其側翼。他們一同出生入死,默契異常。拍照時,他們都是23歲的年紀,當天,那啟明和劉忠勝第一次打配合,獨立空戰,那啟明擊落敵機后,作為獎勵,有了這張珍貴的合照,這也是二人此生唯一的合照。

  1月15日是那啟明的生日,如今已經91歲的那啟明,每到生日這天,還是會不禁有些難過。1953年1月15日,他24歲生日,和劉忠勝本約好打下幾架敵機來慶祝,但在一場激烈的空戰后,那啟明左等右等,卻再沒有等到劉忠勝。一生、一死、一瞬,便是生死的訣別。

  那老在講到這里后,語速漸緩,視線落到了桌面。那一刻,我突然看到了激烈空戰、輝煌戰績故事里的另一面。

  抗美援朝戰場的上空,有的飛行員在飛機中彈后沒有選擇跳傘,反而把油門推到最大,駕駛著火的戰機向敵機撞去;有的飛行員心疼本就數量不足的戰斗機,即便在空中已被敵軍打成“篩子”,還是選擇迫降機場,被笑稱把飛機開成了“空中坦克”……這些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的故事發生在真實的戰場,這些年輕的生命用血肉之軀為祖國打出了一片和平的天空。

  人一旦有了執著想要守護的東西,就會突然擁有一種力量。青春正好,卻愿以命相博。

  那啟明的歷史告白

  那啟明:我是那啟明。抗美援朝戰場上,我曾和我的戰友們在空中和敵人拼殺,那么多戰友犧牲了,但沒有人害怕。和平年代,我教出了許多飛行員,能夠為共和國平安飛行近30年,我很感恩。軍人,就是守土有責,而我作為一名飛行員,守護祖國的藍天,我感到很光榮。

【編輯:王詩堯】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