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馬拉多納:潘帕斯雄鷹的王,60歲時還有一個愿望

馬拉多納:潘帕斯雄鷹的王,60歲時還有一個愿望

2020年10月30日 15:05 來源:中新體壇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馬拉多納說,自己的60歲生日愿望,是再一次面對英格蘭,打進一粒“上帝之手”般的入球。這次,他要換成右手。

資料圖:馬拉多納。
資料圖:馬拉多納。

  阿根廷足球職業聯賽的新賽季揭幕戰被定在10月30日,馬拉多納生日的當天,作為送給阿根廷民族英雄的一份賀禮。

  不過,英國人如果聽說了馬拉多納的生日愿望,大概要氣得牙癢癢。因為不論時間過去多久,都無法改變他們是“上帝之手”的背景板這一事實。

  上世紀80年代初,年輕的馬拉多納已經在西甲和意甲大放光彩,但真正讓他走上神壇的是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

  那一屆世界杯,馬拉多納的巨星光芒照亮了整個足壇。在四分之一決賽阿根廷面對英格蘭的比賽中,馬拉多納用左手將球打進了英格蘭隊的大門,被一進球被叫做“上帝之手”。

“上帝之手”破門瞬間。
“上帝之手”破門瞬間。

  從規則角度來看,“上帝之手”絕非君子所為,但馬拉多納從不是“君子”。

  幾年前的馬島戰爭,阿根廷吃了虧,但馬拉多納在球場上實現了“復仇”。那一屆比賽,阿根廷最終捧起了大力神杯,而馬拉多納奉獻了堪稱偉大的個人表演,一時間,他成了阿根廷的民族英雄。

  很多人忽略了,在對陣英格蘭的比賽中,馬拉多納除了上演“上帝之手”以外,還打入一粒連過五人的世紀進球。這場比賽,像極了他人生的縮影,一邊他天賦驚人,一邊他飽受爭議。

資料圖:馬拉多納。
資料圖:馬拉多納。

  1989年,港臺知名歌手王杰的一首《誰明浪子心》紅遍大江南北,歌里唱道“你說愛我等于要把我捕捉,實在無法擔起這一種愛”,歌詞意境里,述說著一種永不會被約束的人生狀態。

  上世紀的八九十年代,網絡尚不發達,人們對于偶像的定義還只聚焦于他們的本業,歌手要唱好歌,球員要踢好球。

    資料圖:馬拉多納參加慈善賽。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資料圖:馬拉多納參加慈善賽。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若干年后,社交媒體的飛速發展將公眾人物的一舉一動置于顯微鏡下,絕代雙驕梅羅二人肩負起為后生晚輩樹立榜樣的責任……而曾經的馬拉多納,不需要有這樣的顧慮。

  2019年面世的紀錄片《馬拉多納》中有一個片段,馬拉多納脖子上掛著獎牌,手邊就是酒瓶,床上擺放著他剛奪得不久的大力神杯。床邊的墻上貼著成人海報,馬拉多納面對著鏡頭,手在自己嘴巴上壓了壓,然后把這個“吻”隔空送向海報上的金發女郎。

《馬拉多納》紀錄片節選.
《馬拉多納》紀錄片節選。

  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馬拉多納再次帶領阿根廷闖進決賽憾負西德,衛冕之路折戟在最后的關頭。阿根廷人希望四年之后卷土重來,厚重的希冀,換來的卻是在1994年美國世界杯前夕馬拉多納因藥檢不合格遭到禁賽的“噩耗”。

  毒品、夜店、私生子,彼時的馬拉多納,在球場上進球的速率已然追不上體重和場外丑聞增長的腳步。1997年,馬拉多納正式退役。

  然而他告別了綠茵場上叱咤風云的日子,也依然在球場之外“興風作浪”。在西方的神話體系中,很多神都是不完美的,他們擁有神力,卻也有著人類的七情六欲,犯人類會犯的錯。從這樣的角度來說,馬拉多納其實從未走下神壇。

  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D組最后一輪生死戰中,阿根廷2:1險勝尼日利亞成功出線。看臺上的馬拉多納,可能比這場勝利本身還要搶鏡。

資料圖:馬拉多納。<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toancapba.com/'>中新社</a>記者 富田 攝
資料圖:馬拉多納。中新社記者 富田 攝

  賽前,他在包廂邊掛出了一張印有自己照片的大海報,梅西破門后,馬拉多納雙手抱胸,口中念念有詞,接受球迷膜拜。

  羅霍打入絕殺球后,馬拉多納沖對手興奮地豎起中指,如果不是朋友抱著他,他甚至要跳下看臺跟尼日利亞球迷肉搏。這樣的球王,和那些西裝革履、克制點評后輩的足壇名宿們,形成鮮明對比。最終,阿根廷艱難獲勝后,馬拉多納卻突然暈倒,被送往醫院。

  近些年,馬拉多納的健康狀況并不算好,幾次住院治療,甚至出現他已經離世的傳聞。

  但馬拉多納第一時間想到的并不是如何養生,而是懸賞一萬美元,捉拿造謠自己死了的謠棍。不管多大年紀,馬拉多納永遠不肯吃虧。

資料圖:馬拉多納。
資料圖:馬拉多納。

  俄羅斯世界杯止步16強,阿根廷結局并不算好,早已經沒有了上世紀80年代末的沖冠底氣。馬拉多納表示,自己愿意分文不取,再次執教國家隊。

  不過,即使崇拜馬拉多納的阿根廷球迷也不一定愿意接收這個提議,因為“球王”作為教練的表現實在不敢恭維。2008年到2010年之間,馬拉多納一度執掌阿根廷教鞭,除了1:6慘敗玻利維亞的恥辱外,南非世界杯阿根廷還0:4負于死敵德國止步8強。

  德國隊主帥勒夫曾回憶那場比賽后的情景,“比賽之后,在球員通道里,我上前去和馬拉多納握手。他和女兒站在那里,他哭得像個小孩子。我拍了拍他的肩,但是他沒有辦法走動,他沒有注意到任何事。”

  馬拉多納未必是個優秀的教練,但他的立場鮮明,永遠希望自己深愛的阿根廷足球走向勝利。

資料圖:南非世界杯0:4不敵德國隊后的馬拉多納。
資料圖:南非世界杯0:4不敵德國隊后的馬拉多納。

  人們常常把阿根廷的優秀運動員比喻成來自潘帕斯草原的雄鷹,他們高傲、堅毅、不畏困難。但馬拉多納似乎不止于此,他的經歷和性格有著太多世俗的成分在內。有時他像獅子咬住獵物的喉嚨絕不撒口,有時他像鱷魚在渾濁的水里靜待敵人。

  60歲,希望自己用右手再次上演“上帝之手”,這便是馬拉多納——愛與恨,苦與樂,全部集于一身的男人。(作者 王昊)


【編輯:王思碩】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