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郭京飛:對觀眾最好的回饋不是取悅而是真摯

郭京飛:對觀眾最好的回饋不是取悅而是真摯

2020年04月13日 09:18 來源:齊魯晚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人人都是余歡水”戳中觀眾痛點

  郭京飛:對觀眾最好的回饋不是取悅而是真摯

  郭京飛在“蘇明成”之后又有了一個代表作角色——“余歡水”。網劇《我是余歡水》的播出叫好又叫座,以“作”著稱的蘇明成是“欠揍”,以“ ”著稱的余歡水則是“欠膽兒”,郭京飛自言,“余歡水是給蘇明成來還債的。”

  近日,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就新劇的相關話題采訪了郭京飛。在采訪開場前,郭京飛一如他在網絡上呈現的那個歡脫形象,滿口輕松地說,“我就喜歡無關話題,正經問題我一個都回答不了。”而當進入正式的采訪,郭京飛對于表演的專注和敬業,對于喜劇的理解和尊重,立刻就顯示出一個好演員的自我修養,也讓人了解到熒屏上那個“戲精”背后的創作基底。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記者 劉雨涵

  接演“余歡水”帶有使命感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在“余歡水”之前,你所出演的角色大多是比較機敏精明、性格濃烈的類型,比如陸三金、羅飛、濮陽纓、蘇明成等。而余歡水這樣窩囊的性格,是不是在你的演藝生涯中沒有嘗試過?當初為什么會決定要接這個戲呢?

  郭京飛:首先我很重視這個戲,因為它是正午陽光的戲。其實第一稿的劇本跟現在完全不一樣,但我也就先接了,我相信正午的戲后面會把劇本調整得非常好。但我非常非常忐忑,因為我知道這種小人物特別不好演,也不討喜。而且整個劇12集都在余歡水身上,我又沒有那么漂亮的臉蛋兒能夠支撐,所以想盡辦法去把各個環節做得非常細致。

  這個戲是個荒誕現實主義的戲,導演在里面加了一點浪漫主義的東西,我們確定了整體的拍攝風格,然后就呈現出了這個戲。它看似荒誕,其實是一種比喻,把人生的很多狀況都濃縮在一起。在生活中發生的事兒,可能會更邪乎或者更荒誕。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有網友對《我是余歡水》這部劇評價說,“人人都笑余歡水,人人都是余歡水”。大家覺得你演活了這個底層的小人物,戳中了現實生活中的痛點。你是怎樣完成對這個角色的出色把控的呢?

  郭京飛:確實是這樣,“人人都是余歡水”。我覺得這個時代沒有什么大人物,大家都生活在一個夾縫里邊,生活總是會大部分時間不如我們意的。比如說我現在想減肥,但我就是下不了決心,而且我每次餓著的時候,都覺得好委屈。但我得對得起觀眾,我再這樣胖下去是很可怕的。當初我接下這個戲的時候,我就告訴我自己,要帶著一種使命感,這是我獻給所有成年人的劇。對這個角色我很上心,沒有考慮太多名利上的東西,我是真希望能夠為生活在社會夾縫中的人發聲,包括我自己。

  在創作的時候,我們整個團隊對自己的要求特別地狠。我們這次想把那些嬉皮笑臉的東西都去掉,雖然那些東西是討喜的,讓觀眾更愛看的,但我們還是大膽地去掉了。我認為,對于觀眾最好的回饋不是取悅觀眾,而是真摯地對觀眾。所以我們從創作、鏡頭到表演風格上,都是真摯、真摯、再真摯,不玩鬧。我覺得這是對我職業的尊重,也是對所有觀眾的尊重。

  我覺得我是一個服務于觀眾的演員,我想把觀眾服務好。我希望大家都能找到一條出路,用健康正確的價值觀面對生活中的痛苦。其實我在每一個戲、每一個角色里面都會努力加入這樣的價值觀,除了濮陽纓以外。

  為了“摔跤”大動腦筋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余歡水這個角色可以說是毫無主角光環,網友們對你有一場戲特別心疼,就是余歡水得知自己得了絕癥從醫院出來暈倒那場。當時你是直挺挺地摔下去,臉還砸在地上彈了兩下。為什么敢于選擇這樣慘烈的呈現方式?

  郭京飛:那場戲我必須得澄清一下,首先我害怕其他同行效仿,再一個我也不喜歡演員用這種自虐的方式去討好觀眾。當時我跟導演提出來,我說這跤一定要摔得狠,一定要摔到大家心里去。國外其實有技術可以做“假地”的效果,但那個成本非常高,我們劇組也沒必要在這塊兒花這么多錢。我們就想了一個主意,用打光的泡沫板墊在地上,然后在上面鋪了綠布,這給后期的特技老師添了不少麻煩。但是這個想法讓我們花的時間和動的腦子,現在看來還是值得的。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余歡水和蘇明成可以說是截然相反的兩種角色,你覺得你本人更接近余歡水還是蘇明成?塑造余歡水這樣的小人物難點在哪?

  郭京飛:我不像余歡水,也不像蘇明成,我像陸三金(《龍門鏢局》郭京飛所飾角色),哈哈哈。

  其實塑造任何角色都不容易,難的是你又要演這個人的外殼,還得演這個人的靈魂,同時還要保證真摯。如果簡單地模仿一個人,這種表演其實是低級的,是嘩眾取寵的。要演到人物心里去,分享他的痛苦和他的快樂,其實這算是一種“巫術”吧,就是靈魂附體,有一些表演訓練方法。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我是余歡水》只有短短的12集,這與日劇、韓劇的體量相當。這樣緊湊凝練的節奏在國產劇中非常少見,觀眾都說這是快節奏的良心劇。

  郭京飛:這個節奏快嗎?這不就是一個正常戲的節奏嗎?據我所知,很多觀眾看電視劇都是要調到兩倍速、四倍速的,干嗎要這樣折磨觀眾呢?我們好好把該剪掉的都剪掉,這不是對觀眾的尊重嗎?講故事就應該是這樣的。

  高級喜劇的底子是灰色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觀眾看《我是余歡水》的時候有笑有淚,你覺得這部劇應該算是喜劇還是悲劇?有人認為這是你從喜劇演員的轉型之作。

  郭京飛:這部劇很顯然是一部悲劇。我對喜劇的觀點是,喜劇的底兒一定是灰色的,它一定是悲哀的,這才是高級的喜劇,否則的話那叫肥皂劇。喜劇要有一個灰的底兒,才可以再往上抹色彩。如果沒有這個底兒,那上來就是鬧劇了。

  我只是喜歡用喜劇的方式去表達,我沒覺得我是個喜劇演員,也沒覺得我是個悲劇演員。我覺得這個就不用上綱上線了吧,只要演完了一個片子大家喜歡就好。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我是余歡水》目前在豆瓣的評分高達8.5分,這是一個非常棒的成績了,你對這個評分感到高興嗎?

  郭京飛:我看了觀眾評價,也看了豆瓣評分,我很高興大家能夠喜歡。我對自己這次的表演也還挺滿意的,因為我又塑造了一個角色,這種純純粹粹的小人物。其實這是我在上大學時候的一個死角,我是不會塑造這種角色的。可能長大后有了很多生活經歷,發現演這種人物還可以。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從《瑯琊榜2》到《都挺好》再到現在的《我是余歡水》,你已經出演過三部正午陽光制作的影視劇了,與制片方的合作感受如何?

  郭京飛:正午其實真的像我的第二個家一樣,我們經常在那兒聚會,大家一起喝酒、聊天、聊專業,特別像我以前演話劇的時候。我非常感激正午,它讓我非常有安全感,非常暖,而且可以激起一個演員所有的創作欲望。和正午合作,我只要安心創作,其他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用管。

  因為電視劇真的不是一個人的事兒,它是一群人的事兒。大家是不是真想使勁?是不是真想創作?我覺得只要是正午的戲,我都很信任,給我什么角色我都可以。就像要怎么摔好那一跤,我們大家一起動腦子。其實這個事情在一般的劇組里邊,大家是不會去掰扯這些細節的,你摔就摔嘛,反正是假摔。但是這個團隊的人,大家就會想盡辦法要完成這個想法,覺得這一跤確實要摔好。導演一直非常心疼我,說你不要這樣硬拼,就算墊了板子也會很疼,然后我們大家都摔了一下試了試。

  我們在現場也非常民主,誰有了想法以后大家就會舉手投票,只要過了票數我們就決定這樣拍了。

【編輯:黃鈺涵】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