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明星直播帶貨火了,但你了解“直播賣劇本”嗎?

明星直播帶貨火了,但你了解“直播賣劇本”嗎?

2020年04月19日 20:44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4月19日電(任思雨)聽過直播帶貨、直播逛博物館、直播演唱會,但你聽說過直播賣劇本嗎?

  最近,受疫情影響而暫停的影視行業還沒有完全恢復,有這樣一場直播活動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里,幾位編劇輪流介紹自己的原創劇本,等待有意向的人前來合作。為何要用直播的方式賣劇本?它真的可行嗎?

第二期“直播賣劇本”大會。
第二期“直播賣劇本”大會。

  我有好劇本,你來聽嗎?

  14日晚8點,一場“直播賣劇本”的直播準時開始,400多位觀眾已經等候在直播間。活動的發起者,編劇幫創始人、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副秘書長杜紅軍首先告知了規則:不介紹履歷,讓編劇們用故事說話。每位編劇都有10分鐘來介紹劇本內容,5分鐘接受回答,圍觀團和觀眾可以發表評論或者打賞。

  如果制片方想進一步了解故事,可以選擇打賞168元,在直播結束后,由主辦方牽線與編劇進一步溝通。

  首先出場的編劇帶來的是《人狼奇緣》,故事講述了一只狼和史前人類產生情感,最終離開了狼群,成為了人類最親密的朋友——狗。第二位編劇則用PPT展示了歷史題材的劇本《孤城遙望玉門關》,還有《穿越凜冬之門》《去達卡》……直播當晚,一共有5部原創劇本上線,涉及冒險、戰爭、懸疑、科幻等題材。

第二期“直播賣劇本”活動中,編劇用PPT展示自己的原創劇本。
第二期“直播賣劇本”活動中,編劇用PPT展示自己的原創劇本。

  10分鐘里,有人從多個角度詳細展開描述,也有人給故事留下了懸念,觀眾們也發表了或鼓勵或犀利的評價,如“最低多少預算可以拍這個電影?”“這個故事想表達什么?”“不能想制作加分,故事要自己精彩。”

  這些作品中,受到好評較多的是《我是余歡水》原著作者余耕的小說《笑蒼山》。小說取材于云南大理州森林公安真實事件,講述了一位因長相導致工作生活跌入低谷的小警察,通過一次驚險萬分的雪山救援實現人物逆襲,故事集合了攀巖、滑雪、野外營救、極限戶外運動等元素,介紹人說,“不夸張地說,加上幾句對白就可以開拍了”。

  圍觀的觀眾紛紛評價這部小說的環境、人物、故事都很棒,“余老師的筆,妙筆生花;馬老師的嘴,口吐蓮花”。

第二期“直播賣劇本”討論區。
第二期“直播賣劇本”討論區。

  之所以發起直播賣劇本的活動,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副秘書長杜紅軍在接受采訪時說,一方面是受疫情影響,線上的創投可能會成為整個行業的一種常態;另一方面,也想用日漸成熟的直播技術,為編劇和影視公司兩方搭建劇本交易的平臺,讓編劇的好故事找到更優質的合作者。

  他坦言,過去向公司直接賣劇本成本高、項目效率低,有時候難以在短時內判斷出原創劇本的價值,加之前幾年IP流行,編劇原創不易,也希望通過這次活動讓大家對原創劇本產生新的理解。

  在開場前言中他說:“劇本是極少數人才有決定權購買的東西,我們都希望每個故事都有買家,因為每個劇本都是每個賣家花了成千上百個小時寫出來的。”

  直播賣劇本,會帶來哪些改變?

  截至目前,直播賣劇本已經舉辦兩次,共吸引了近萬名觀眾來觀摩。編劇董潤年,導演薛曉路,演員、導演、編劇大鵬等業內大咖參與其中,討論區也常能看到一些編劇和影視公司負責人的發言。

  杜紅軍透露,除了影視公司的關注,很多編劇也正在觀望和報名,在100多人的原創劇本編劇群里,有人看完直播躍躍欲試,也有人表達憂慮,要反思自己創作中存在的問題。

  近日,一部《2019-2020中國影視行業青年編劇生態調查報告》將部分青年編劇的生存現狀展現到大家面前。

  在受訪的208位青年編劇中,近六成的受訪編劇還處于單打獨斗的狀態,沒有加入制片公司或是編劇工作室。他們大多數編劇平均每年接一到兩個劇本項目,且很難同時應對多個項目。而有七成受訪者表示,都是經由老師或朋友介紹來獲得項目機會。

來源:《2019-2020中國影視行業青年編劇生態調查報告》
來源:《2019-2020中國影視行業青年編劇生態調查報告》
來源:《2019-2020中國影視行業青年編劇生態調查報告》
來源:《2019-2020中國影視行業青年編劇生態調查報告》

  在法務方面,他們提到最多的是被“騙稿”(如劇本被采用但無署名,被盜用創意大綱或核心情節等),受訪青年編劇中有過這一經歷的比例高達75%,且近半數是入行不到3年的新手編劇。當被問及被騙后怎么辦時,大多數編劇表示很難維權,一般只能“認倒霉”。

  杜紅軍形容,原創編劇就像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一群人”。在制作公司上班的編劇,想要出頭成為大編劇并不容易,而在市場上流動的編劇,則每天可能都要面對“面包和遠方”的疑問。過去的幾年當中,他們幫助編劇維權、告訴編劇如何處理合同,但常常只能起到局部性的作用,對整體環境而言,改變很難。

  為避免侵權,直播活動在發起之初,就要求是已經完成版權注冊的完整劇本,電視劇劇本則至少已經完成5集以上。此外還有專業的法務團隊為編劇保障權益。杜紅軍說:“平臺上有幾千人看到了,想要抄襲的反而不敢抄了,我覺得這也形成了一種保護。”

  直播賣劇本,會變成常態嗎?

  對于直播賣劇本的嘗試,業內人士和觀眾們都發表了不同的看法。

  編劇宋方金認為,這將改變傳統的不透明的劇本交易模式。“新人編劇和年輕編劇將跟資深編劇和成熟編劇接觸到同樣的資源平臺。更重要的是,我相信很多有才華的新人將在這里更快地騰飛”。

  編劇余飛則評論說,直播賣劇本如果能形成產業新模式,做到最好的編劇和劇本都從這里走向市場,那真是行業之福,但很難。

宋方金評論“直播賣劇本”活動。來源:微博截圖。
宋方金評論“直播賣劇本”活動。來源:微博截圖。

  據了解,直播賣劇本兩期節目之后,通過打賞168元進一步商議的有10個左右。杜紅軍設想,大概做到6期就會有一些更深入的交易。

  他們也正在嘗試在未來幾期節目中做出改變,比如有編劇用PPT來展示,有網友提出怎么沒有編劇的名字,他們也會在下一期作出改正。“我們希望在形式和內容上更吸引人,讓更多的業內人士來關注到這件事,這不是一個娛樂的事,是一個嚴肅的賣劇本活動。”

  “直播賣劇本實際上是個概念,其實是賣故事。”杜紅軍表示,劇本、小說、一些導演的電影項目未來可能都會放到直播上來。當參與人數變多之后,他們還會把電視劇、電影等不同類型重新進行梳理,再向大家進行比較詳細的推薦。

  疫情影響下,直播賣劇本為編劇提供了展示的機會,也為影視行業提供了另一種線上創投的可能性。杜紅軍希望,這個活動還會堅持辦下去,“我相信這些敢于在直播間里面對著幾千個人去講劇本的人,一定是對這個行業熱愛的人。原創能得到大家的關注,也許這是個契機,時間會告訴我們答案”。(完)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