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送外賣的影城工作者:等了100多天,終于看到曙光

送外賣的影城工作者:等了100多天,終于看到曙光

2020年05月22日 00:07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5月22日電(任思雨)從1月23日春節檔影片紛紛撤檔至今,電影院已經關閉了百天有余。

  很多影院的大廳,還擺著春節檔電影的宣傳立牌,這期間,少數影院短暫開放又關閉,還有一些影院永遠說了再見。無數電影人陷入迷茫和焦慮,留下來繼續等待?還是趁早離開?

  一位網名叫“別字小生”的電影院店長,把自己每天送外賣的生活拍成了視頻,他常說的一句話是,等待春暖花開,有人問現在都夏天了怎么還等春天,他說,“是等待屬于我們電影人的春暖花開”。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疫情之下的電影院

  5月19日,吳徐杰送外賣已經整整一個月了。但這天他有點郁悶,因為遇到一家不講誠信的店家,物品重量寫的是1公斤,到了卻發現是好幾大箱楊梅,總重量將近三四十斤。

  幾天前,他白天和同事們參觀了浙江省象山縣一家正在施工的電影院,到晚上,又從正裝換成了外賣服,趕在10點多完成了日送5單的任務,減去3元保險費,一共賺到29.9元。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吳徐杰是寧波余姚萬達影城的店長,這家影院每年有2000萬左右的票房產出,在寧波市可以排前三名。但從1月23日至今,影院已經119天沒有營業了。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讓電影業陷入停擺,吳徐杰和同事們原本投入了相當大的精力籌備春節檔,布置氛圍、準備食品、做排片、還招募培訓了很多兼職大學生,但沒想到,他們迎來的是漫長的“放假”。

資料圖:行人經過位于北京市朝陽區望京地區的一家電影院的戶外廣告。<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toancapba.com/'>中新社</a>記者 侯宇 攝
資料圖:行人經過位于北京市朝陽區望京地區的一家電影院的戶外廣告。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

  近年來中國電影市場紅紅火火,事實上,依賴票房收入的影院沒有看上去那么風光。一般情況下,一部電影產生的票房收入,需繳納5%的國家電影事業發展專項資金和3.3%稅費,剩余凈票房的43%歸制片方,57%歸影院和院線,影院與院線的分成視具體情況而定。

  收入中斷的情況下,影院要面臨多項支出,房租、人工、器材、宣傳、維修、保潔……在影院關門的日子里,工作人員還需要期開啟設備做維護。

  3月中下旬,國內部分地區電影院嘗試復工,吳徐杰和同事也提交了申請,但沒來得及開張就遭遇“急剎車”。4月底,國家電影局預估,受疫情影響,全年票房損失將超過300億元。天眼查數據則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已經有2799家影院類相關企業注銷或者吊銷。

  為挽回成本,多家影院上線外賣服務,以優惠價處理囤積的爆米花烤腸,還有影院變身“婚紗攝影棚”,但比起房租與人工成本壓力,這些收入只能算杯水車薪。

資料圖:成都太平洋影城王府井店售票處。楊予頔 攝
資料圖:成都太平洋影城王府井店售票處。楊予頔 攝

  焦慮之下,許多電影人嘗試“轉行”,有人做口罩,有人同城送快遞,吳徐杰也意識到不能長期被頹廢情緒左右,他打算送外賣,并把每天的生活拍成視頻,希望表現出積極的心態,給同樣焦灼的同行們打氣。

  他的同事大多是90、95后,“身為店長,這樣做也能給其他的小伙伴做個表率”,另一方面,他也想讓大家了解電影院和影城工作者的真實生活,基層的影城員工工作不算輕松,大家都是出于對電影的愛才來到這里。

  當電影人“轉行”送外賣

  這一個月里,吳徐杰送過超市貨物、送過大體積的海鮮、送過貴重的數碼產品,也有不少次送錯地方,搶單時“膽子不夠大”,“都說送外賣是一個辛苦的工作,除了大風大雨,他們還要面對大太陽、高溫,只有在做這份工作時才能體會到”。

  送外賣兩周時,吳徐杰在三個平臺的收入共有772.85元。比起之前2600元買的電動車、99元買的專業雨衣可以說“入不敷出”,但他并不氣餒,“我覺得能堅持做一件事情,或者很開心很積極地面對現在的工作,就是很好的人生鍛煉”。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借著送外賣和拍視頻的機會,他接觸到拉面店老板、網約車司機、代駕司機等各行各業的人,一位外賣小哥和他開玩笑,大學生開學以后生意會好一點,影城復工了生意也會好一點,因為疫情停工,各行各業都有人在送外賣,他們搶單變得特別難。

  一天,他和同事阿偉聊天,阿偉的妻子從事電影發行工作,疫情期間兩人都處于“待業”狀態。為維持生計,阿偉先是去餐飲一條街兼職,一小時17塊,每天從下午四點忙到晚上十點;后來又在家附近找了一個手工活,和母親、妻子三人流水線配合,速度快的話一天能賺400多塊。

  “必須讓自己每天有事做,否則無法保持一個良好的工作狀態。”阿偉的想法和吳徐杰一樣,都是為之后的影城復工做準備。

  送外賣途中,吳徐杰總是能聯想到影院工作的種種。一天,他收到顧客匿名打賞的18.88元,客服對他說,可能是服務態度比較好,他想這應該與影城工作有關,每次送單他都會說“用餐愉快”、“請拿好謝謝”,就像以前,他和小伙伴總是會耐心解答顧客的疑問,對他們說“祝您觀影愉快”。

  五年前,吳徐杰第一次進入影城工作,那年的國產電影市場很熱鬧,讓他記憶深刻的是,以前觀眾往往等不到正片結束就離開,但《唐人街探案》上映時,就算是晚場,影廳里的客人都是爆滿,而且都要留到字幕完全結束才離開。

  五年后,《唐人街探案3》的物料還存在影院,但不知何時才能上映。每周,吳徐杰和同事都會去影院值班,有一天他在視頻里回憶去年《復仇者聯盟4》上映的盛況:“那是我見過的最大最火爆的零點場,取票機前都是人,賣品區是香噴噴的爆米花,如今這些場景都不在了,這里很冷清,但是我相信我們電影人的春天一定會到來。”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4月底,他和影城同事一起去爬山,所有人穿著電影周邊T恤,站在山頂喊:“我們是電影人,明天見,因為明天會更好!”剪輯這個視頻時,吳徐杰哭了。

  同許多正在待業的電影人一樣,他期盼著聽到有關電影院復工的消息,哪怕只是一個時間點、或者一個信號,起碼能有個心理準備。

  我會在影院等著大家

  吳徐杰在視頻里常說,“不是因為有希望才去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能看到希望。”如今,隨著國內疫情防控形勢逐漸向好,電影人們終于等到了一線希望。

  5月8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關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態化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其中提到,在落實防控措施前提下,可采取預約、限流等方式,開放影劇院、游藝廳等密閉式娛樂休閑場所。

  吳徐杰也在第一時間看到了消息,“等了100多天,終于看到曙光”,微信群里,從業者們激動的同時也表達了各種擔心,他覺得還是要耐心等待:“文件下來了,我們一步一步等通知,有些東西可以準備起來,總歸有盼頭了。”

  第二天,他參加了當地政府部門組織的影城會議,討論影城目前面臨的一些困難、未來開業要做的準備工作。從五六十公里外開完會,吳徐杰很巧地接到了一個順風單,終點就在家附近。為了保持專業,他趕忙回家換上了外賣服再去送,“等電影院正式開門的時候我會穿著襯衫,歡迎各位的到來”。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13日,奧斯卡獲獎影片《1917》曝光回歸版中文海報,“相約影院,依舊一起”。對于中國電影市場來說,這樣的海報發布已經太久違了。

  14日,財政部、稅務總局發布電影等行業稅費支持政策,涉及減免增值稅、文化事業建設費;財政部、國家電影局發布公告,湖北省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免征國家電影事業發展專項資金;其他省、自治區、直轄市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8月31日免征國家電影事業發展專項資金。

  近日,貴州省、廣州市、昆明市等地相繼出臺復工指南和意見,明確在落實防控措施的前提下,采取預約、限流等方式開放影劇院。

資料圖:5月9日,行人從北京市朝陽區一家尚未恢復營業的電影院的宣傳板前經過。<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toancapba.com/'>中新社</a>記者 侯宇 攝
資料圖:5月9日,行人從北京市朝陽區一家尚未恢復營業的電影院的宣傳板前經過。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

  有了復工意見,影院何時能真正開張、開張后能放什么片子、能來多少人,目前依然是未知數。最近,吳徐杰還在兼職送外賣,他視頻里的口頭禪,從“等待春暖花開”變成了“相信明天會更好”。

  5月18日,吳徐杰在一家飯店門口等待取餐,30分鐘的單等餐就等了15分鐘,可他并沒有生氣,因為他看到了騎手取餐處下面的一行小字:“您的每一次等待,都讓我們心存感激。”想到近期很多人詢問電影院開門、說想念電影院,他說,“我也想對等待電影的顧客說,您的每一次等待,都讓我們心存感激”。(完)

【編輯:葉攀】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